目前日期文章:201305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隨著跑步里程增加,攜帶用水的裝備變成一個必需品。一年多前買了一個Nike的單水壺腰包,還不錯用,只是口袋太少,放的隨身物品有限,現在拉鍊又壞掉了,可能是使用後未即時清理,鹽巴堵住拉鍊了。於是最近便積極的尋找水壺腰包。前陣子入手了Nathan的背心,原本以為前方的置物袋可以放水壺,後來發現只要放有一點重量的東西就會在前方晃啊晃,實在不好用。也許可以把背心束緊,但是我還是覺得太拘束不習慣,背心就被我閒置了。前幾天去戶外運動用品店找了好久,最後心一狠就買了下面這個腰包:

Osprey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瘋狂假面,一部我高中時期收藏並熱愛的漫畫,最近被改編成電影而且也在台灣上映了。星期日很興奮地去高雄看了這部電影,光是想到由真人演出瘋狂假面,這就令我期待不已。到底導演會怎樣呈現漫畫人物呢?看過電影後,雖然電影不若漫畫豐富,但至少也改編的不錯了,滿足了假面迷的渴望。興沖沖的把這部片介紹給同事以及學生,可是得到的反應不是掩面(好變態啊!怎麼聊豆皮壽司這種不堪入目的事!),就是困惑(八年級生大多沒看過漫畫)。我想,因為不了解,所以覺得這部漫畫很變態吧。不過呢,如果仔細看過漫畫及電影,就會發現一些微言大義。首先,要是能夠發揮100%的潛能,我也想變身成瘋狂假面啊。可惜我沒有變態基因,就算戴上小褲褲也沒辦法激盪出變身的亢奮感,所以殘念...只是我不免想到,如果世界上真的有像瘋狂假面這樣的人物,我們的社會可以給予尊重嗎?我想到中央大學教授何春蕤近二十多年來一直在鼓吹的性解放運動,從早期的同志運動,為公娼爭取權利的日日春運動,一直到後來的跨/變性,動物戀事件(近五年似乎比較沉寂了),就我一個旁觀者的角度而言,我覺得何春蕤想要提倡的是性多元解放的美麗新境界。如果現在我們覺得同志在一起並沒有什麼,因為那也是愛情。婚姻也不再是傳宗接代而已,如果要小孩也可以領養,並不一定要自己生。跨/變性也是自己的選擇,陽性及陰性氣質可以共存於男生或女生或是陰陽人(以生理性別而言),那麼,我們的社會是否可以朝這個境界再突破:如果有人穿著絲襪,或是聞著襪子能夠感到亢奮,或是其他種種性慾展現的可能方式,只要他/她沒有妨礙到別人,或使別人不舒服,那我們的社會是否可以尊重這樣的少數?我覺得瘋狂假面就是未來性多元的一種隱喻,拋去多餘的衣服,戴上和肌膚合一的小褲褲,將內褲交叉成獨特的豆皮壽司,雖然乍看之下驚世駭俗,但是他卻不危害別人,相反地,還以自己特有的方式伸張正義。這樣的個體有什麼不好?我們為什麼不能歡欣接納這樣新的展現性慾的可能?雖然我對性別運動所知甚少,但我揣測,何春蕤所期盼的美麗新境界,就是這樣性多元解放自由奔放的可能。我想到研究所時讀到的哲學家德勒茲Body without organs的概念,當性慾脫離了生殖或是性器官,那它就不被傳統概念的body所限制,性慾可能有戀物癖,戀動物癖,...還有更多意想不到的可能。我們,是否能心胸開闊些,去迎向這樣的可能?瘋狂假面,並不只是部惡搞的漫畫而已,它是一則性解放的未來預言。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