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12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諏訪內京子音樂會  

今天晚上去高雄至德堂聽了知名日本小提琴家諏訪內晶子的音樂會,演出內容如下: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最近跑20公里以上的距離時,好幾次胯下都磨到紅腫,雖說事前擦凡士林就可減緩這種情形,可是也開始肖想長距離的跑步專用褲,最後找到Skins A400這款壓縮褲,據說具有防止肌肉疲勞及減少乳酸堆積的作用,網路上好評不錯,於是就透過露天拍賣入手了,以下是簡單的開箱照。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路上瞥見一本書,出於好奇心,撿起來一看,封面寫著:「末日警世錄」,翻開一看,寫著:

『你們這些吸血鬼,從直立的棺材中魚貫而出,荒淫逸樂整夜還不夠,現在竟然還妄想於大白天裡與我們同遊,豈有此理!抱著我們的大腿,悲泣你們無子女承歡膝下。我冷笑一聲,這豈不是上帝對你們的懲罰嗎?身為異種,竟妄想與人類享用同樣的福祉,將你們舐咬的尖銳牙齒收起,擺出悲悽笑容,意圖收攏我們的小孩,我們人類豈有這般容易受騙?非我族類,其心必異!你們何不待在你們的夜之國度,兩個種族互不侵犯,若膽敢侵門踏戶,竄改我光明國度的律法,我必將自由的旗幟收起,以民主的壓倒性軍力,將你們剷滅,驅趕你們回到那直立的棺材,永世不得而出!』看到這裡,我不禁雙手顫抖,全身冷汗直冒,抬頭,忽見耶穌十字架現在我眼前,兩行血淚,由耶穌的眼框留下,看的我是心驚膽戰,惶恐中我雙手祝禱:「主耶穌基督,此末世是否乃您的旨意?」耶穌不語,只兩行血淚潸然而下。我頹然向前走去,眼前荊棘遍佈,通往真理之路,原來是這樣艱辛!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201-Taiwan Connection      

昨天去屏東縣藝術館欣賞Taiwan Connection 2013年的室內樂音樂會。Taiwan Connection(簡稱TC)是胡乃元一手策劃的音樂巡演,由嚴長壽及台灣大哥大等企業贊助,目的是推廣古典音樂到台灣的各角落,初衷是以室內樂曲目為主,後來也擴及至交響樂等曲目,但是堅持不設指揮,以室內樂的默契來演奏這些大型曲目。昨天的曲目是舒伯特的弦樂四重奏”死與少女”,以及德弗札克的弦樂六重奏。前者我大概也聽過好多次了,不過從來沒有聽過現場。因為是推廣古典音樂,演出前胡乃元還特地做了簡單的樂曲導聆。胡乃元形容這首曲子是舒伯特知道自己得到不治之症時所寫,因此充滿了晦暗的色彩,是那種痛在心理,說不出來的疼痛。胡乃元形容的真好,不過他又提到這首曲子有點貝多芬的味道,那種揮舞著拳頭和命運搏鬥的感覺。不過這說法就讓我尋思良久,同樣都有命運般籠罩的黑暗感,可是究竟貝多芬和舒伯特的弦樂四重奏有何差別呢?嗯,感覺很不一樣,可是很難確切的描述出來。不管了,先回到音樂本身。我必須要說胡乃元所率領的TC室內樂在舒伯特死與少女這首曲子的完成度很高阿。整首曲子主要是由第一小提琴胡乃元率領,和大提琴手林慧婷所唱和,撐起樂曲的主要結構,背景則由第二小提琴林允白及中提琴李捷琦烘托。團員間彼此默契十足。胡乃元表現可謂可圈可點,他的音色清亮但不刺耳,一如本人所散發的氣質,懇切謙虛,但是又有一種柔和的領導風範,散發出穩健而令人安心的風格。在第二樂章那柔美的旋律,以及第三樂章第一小提琴顫音的主旋律,我聽見了舒伯特的內心世界。那種面對命運折磨,在人生低潮時湧出的對幸福的小小渴望,如同小鳥般自顧自的歌唱。那不是像貝多芬一樣堅定的心靈世界,卻是如你我一般的平凡人內心所構築的小小天堂,如同美國女詩人Emily Dickinson的詩作”Hope is a thing with feathers”裡所描繪的希望,如同一支小鳥,看似脆弱,卻蜷伏著幽微的小小光明,那是內心深處的希望,憑藉它吾人得以面對風暴的肆虐。這就是舒伯特的特色阿。我還是很難明確的去描述它,只能去感受。唉,美畢竟是難以形諸筆墨的。總之,在現場的音樂會,能夠仔細的好好的欣賞舒伯特樂曲中的美,真的是很幸福的一件事。胡乃元的琴音不是那種大鳴大放,纖細但十分準確,情緒做的十分好。不過讓我懊悔的是,終樂章演奏完畢,我只有用力的拍手,並沒有大叫”Bravo”,結果在觀眾禮貌性的鼓掌,團員鞠躬進到舞台後,燈光隨即亮起。我必須要說:這真是太可惜了!現場觀眾實在太沒默契,說不好聽點,有些不識貨,TC這首曲子的表現值得用力鼓掌,謝幕好幾次都不為過阿。就這樣行禮如儀的結束了,對認真演奏的音樂家實在很不好意思,唉。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