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412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作詞:焦安溥

作曲:焦安溥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3Y6A4427發稿 [800x600]  
半年前”幸運的"買到了陳綺貞年底在巨蛋的演唱會門票,那時買票的動機是好奇陳綺貞的舞台魅力,為何和我一樣6開頭世代的歌手能一日長紅至今,吸引了約二十歲到四十幾歲的歌迷,演唱會門票一販售即售罄。幾乎無視於商業市場運作的法則,不上通告,鮮少公開露臉,沒有臉書,但是陳綺貞二十年來卻經營出一票死忠歌迷,不需宣傳,演唱會總吸引一票歌迷朝聖。對我而言,陳綺貞代表了清新、知性等氣質,歌曲旋律動聽,歌聲輕柔,可是我大概只跟了前三張專輯,也就是從"華麗的冒險”後,就比較少聽她的歌了。繼去年底買了她的新專輯”時間的歌”後,才又開始聽她的歌,還有今年六月買了她演唱會的票,才又開始”複習”(或說拾起)她的專輯,把七張專輯,以及三張現場巡迴演唱的現場音樂會CD都好好聽了幾遍。而我也買了她的新書”不在他方”,企圖從她的歌曲以及文字,來貼近陳綺貞,去描繪這個人。我不是陳綺貞的死忠粉絲,可以說是帶著一些距離來欣賞她。基本上,我也是抱著這樣的心情去聽她在巨蛋的演唱會。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Dec 06 Sat 2014 21:21
  • 窗外

於是,人生有一刻,你靜靜坐在窗邊,看著窗外陰霾的天空,耳裡聽著葛利格的鋼琴小曲,世界暫時被阻隔在外。你憂鬱的看著天空,似有所感,心裡似乎空掉了一塊; 或說,有什麼東西萎縮了。你想起可能也有人有著同樣的悲傷,也須背負著這悲傷長達十幾年,因而這悲傷成為人與人可以互相理解的基礎。但每個人的悲傷又是那麼不同,因此如同存在主義的宿命般,每個人都得孤獨的背負起他的悲傷踽踽獨行下去。驀地,你意識到桌上待批改的作業,現實的責任之一,雖然即使認真批改了可能也不會有太大的改變,如同飄落到水裡的落葉,就這樣流逝,不會再回到你手上,讓你看到那批改可能會有的任何改變。但為了一絲無法說明的責任感,你拿起紅筆,切換音樂至卡拉揚六零年代錄製的貝多芬第七號交響曲,爽朗明快的演奏風格,沒有晚年精雕細琢的耽溺,你把愁緒暫且放在一旁,毅然決然的,隨著那節奏搖頭晃腦,感受貝七裡的酒神起舞節奏與高貴的慢板,左手昂然比劃著,同時右手拿起紅筆,在文句中傾頹的危樓間摧枯拉朽,企圖建構起一小塊天地,一小塊合乎語法的秩序,同時言之成理的小小空間。兩個小時過去,十幾張的紙上布滿紅色的批閱文句,於是你心想:今日的責任已了,你自身的責任心已被滿足了。批閱時,間或你停了下來,望向窗外,乾淨涼爽的空氣從微開的窗戶透了進來,建築物背後是陰霾的天空,這可是你自身的心情嗎?這又說明了什麼呢?又能怎樣呢?你又期待什麼呢?又如同冷冽的空氣籠罩大地,沒有任何救贖,是開心,是悲傷,端憑一心。沒有人會在乎你的悲傷,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悲傷及快樂要面對。最終,你只能舔著自己的傷口,凝望著那陰霾的天空—凝視,即是一切!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age  

 imageimage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