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501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IMG_1127  

     之前張懸的潮水箴言台北場,因為國旗事件對她的好印象,雖然根本不熟她的歌竟也衝了,高鐵一天來回,挺傷荷包的。不過對台北場的演唱會我是腦筋一片空白,除了歌曲聽的不夠熟外,最大的影響是南港展覽管封閉型的場地駐波很嚴重,電子樂器齊鳴時簡直就是嘈雜,嚴重時我根本聽不見張懸的聲音。雖然張懸今天說她在台北場唱的比較好,可是我對台北場的記憶實在是一片空白,耳朵嗡嗡嗡的實在很難受。今天高雄巨蛋的場地就好多了,迴響沒有那麼嚴重。拜八百元的座位所賜,演唱會音響的完全針對舞台正前方,直接音完全沒有經過兩側座位,因此我很慶幸不用被樂器直接轟炸。不過開場幾首曲子下來,我發現我還是很不習慣電吉他的聲音,對我來說不但尖銳,而且那很像效果器的聲音,我覺得和人聲不是那麼融合,尤其幾把樂器齊奏時,電吉他對我而言是吵而不是溫暖的聲音。不過到了後來配器比較簡單的歌曲,電吉他就比較恰如其分,聽來不是那麼搶戲了。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f9d7f2a90a93bee8a26e86a4daec157d  

    進擊的鼓手基本上是一個嚴厲的老師Fletcher以無所不用其極的方式磨練一名年輕鼓手Andrew Neyman的故事。是嚴師出高徒,還是心理變態折磨學生,這點見仁見智,只是影片結束後我卻回想到電影中餐桌上的一幕,典型的美國家庭晚餐場景,有Andrew的一家人與親戚在場。餐桌上談論的話題也反映了美國價值:Football, 名校及獎學金,以及Andrew所代表的爵士樂。餐桌上的唇槍舌劍,顯示Andrew渴望其音樂生涯被認同的慾望,但是在父母及其他人眼中,爵士樂手大多吸毒與早逝,實在算不上光彩的事情。不過對Andrew而言,最傷的應該是他諷刺其他兩名親戚的兒子是二流橄欖球隊隊員,一輩子也進不了NFL後,父親的一句”那你進的了林肯中心(能在此表演者表示有一定的音樂成就)嗎?”讓Andrew沉默地離開餐桌,從此發憤著魔般的練習,力圖有所成就。對照電影一開始父子在戲院啃爆米花,以及後來父親對被身心崩潰的兒子的陪伴,格外反諷。這個像是典型美國家庭中的好好父親,雖然也很努力了,但他只是做到陪伴而已,但是並無法進到兒子的內心,打同心底認同甚至欣賞兒子為音樂所投注的努力與成就。因此,我覺得Andrew會願意被Fletcher折磨,父親也要負責任。”進擊的鼓手”似乎是對傳統美國價值中的親子關係開了一槍。如果不是真正賞識與支持孩子,那表面的陪伴都是假的。在Andrew心中,Fletcher開啟了一扇門,讓他發現自己的價值,找到自己所屬的道路。即使後來發現這個大善人是惡魔,但他已經沒有回頭路,畢竟自己為了音樂,連愛情都捨棄了。人活著不就是為了個目標,為了證明自己的價值嗎?如果失去了夢想,人生有何意義?因此,為了逐夢,即使成魔,打鼓打到兩手虎口流血,精神耗弱,發生車禍,那又有何妨?最怕的是失去了舞台,如同Andrew後來在咖啡店打工,每天渾渾噩噩度日,也許在魔鬼的淫威下逐夢,才是Andrew心中渴望的。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看到一則新聞http://news.ltn.com.tw/news/society/breakingnews/1204222,一名校車司機行駛中突然失去意識,幸虧當時車上有一名學生機警的即時控制住方向盤,校車最終駛入農田,未釀成大禍及人員傷亡。看到這則新聞,我不禁尋思:我的學生有這種臨機應變的能力嗎?現在的制度,老師還是具有一定的主宰與權威,吩咐學生課本翻到第幾頁,上課的時候不要做其他事,把課本哪幾行哪幾個字劃起來等等。可是若是有一定自主能力的學生,可能會對這樣循循善誘的方式及節奏感到不耐煩。我們常常給學生一個規矩,一個框架,希望學生不要超過這個範圍。可是往往好奇心旺盛的學生是不由自主的想要超越這個框架的,而這樣的學生往往是老師眼裡的麻煩人物或是教育體制內不受歡迎的對象。但是今天這個新聞裡學生的臨機應變,可不是現行的教育制度會培養或強調的能力。如果學生被教導十八歲才能碰機車汽車,因為年滿十八歲才能考駕照,而不順應他/她十八歲之前對汽車機車的速度感與自我駕馭的好奇心與渴望,那可能緊急事件發生時,例如家人昏迷等,學生完全沒有臨機應變去利用交通工具的能力—如果他念茲在茲的是規範的話(十八歲才能考駕照,之後才能”合法”的騎乘機車或駕駛汽車)。就像去年南韓沉船事件,死了兩百多名高中生,其中大多數是沉船之際,乖巧地聽從船長的指示原地等待救援,而非聽從自己的逃生本能。但也有可能,這樣的本能在教育制度中慢慢被扼殺了,只剩下盲從的奴性,反正一切都交由父母師長去規劃,自己完全不需要擔心及負任何責任。以此來看,當一名壞學生未必是壞事,而當一名乖巧的學生,也未必是一件好事了。如同莊子的觀察,彎曲不直的大樹不能拿來做傢俱,被視為無用,但是換個角度想,這樣的樹才能不受砍伐,順利的繁衍茂盛。在時間的長河裡,事物的價值很難簡單論定。回到教育,我們希望培養出的學生是聽從我們指示來學習,一句口令,一個動作,還是我們能容許他們順應自己的本性及好奇心,勇於嘗試及摸索呢?也許後者,才是能適應這個瞬息萬變的社會的未來一代。

      我想到前兩天上課時,一名女生要求去上廁所,可是才走到門邊就吐了,嘔吐物的氣味連站在講台上的我都聞的到,這時我一方面要求幾個同學幫忙,一方面在想要不要繼續上課。事後想想,我實在太過在意上課這件事了。顧了班上同學所謂的受教權這件事,但是卻忽略了同學發生急難時,能主動協助的特質才更值得嘉許。而同學嘔吐之際,教室的氣味不好,但沒有人面露不悅之色,這豈不是班級團隊精神的展現?這個事件也讓我去思考自己的價值觀,並警惕自己會不會太過在意所謂該做的事情,卻忽略了更重要的事情。真的!把時間拉長來看,很多現在汲汲營營的事情未必那麼重要,有時也許是那小小的事情才重要,也是這樣小小的事情,決定了我們以後會生長成怎樣的人,在某一時期的人生會留下怎樣的回憶。如此,小事豈是小事而已?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5高樹馬  

    當初不知道怎麼失心瘋報了高樹馬,可能是在屏東,離家近吧,但是自11月艱鉅的田中馬之後,雖然知道要好好練習,不然可能重蹈覆轍,落得又抽筋腳底又起水泡的下場。不過這兩個月雖然跑的比較勤了,但是依舊惰性難改,20k以上的LSD一次也沒跑過,於是高樹馬果然吃到苦頭了。高樹馬整體而言比田中馬好跑太多了,很少惡劣的路面,也沒有大上坡,因此前面25K都還算輕鬆愉快。不過到了後半賽程,尤其30K後,腳底已經敏感,心想大概已起了水泡。有一段路面,新鋪的柏油就像爆米香的表面一般,雖然平坦但是腳底仍覺得刺刺的,這時單黃線及雙黃線真是救星。不過到了34.5k,腳底已經無法忍受,於是拿出預先準備好的Xero shoes涼鞋(http://xeroshoes.com/shop/amuri/amuri-cloud-mens-barefoot-sandal/),想說剩下七八公里就靠它了。沒想到穿上後跑起來一整個不妙。雖然Xeroshoes鞋墊只有5mm,但是穿涼鞋和赤腳相較,踩在地面的觸感完全不同,有了水泡的腳底在鞋墊上其實會有些滑動,跑起來更加難以忍受。而且從那重重的落地聲響,我知道這樣的狀態無法持續到完賽,於是跑了個500公尺後又把涼鞋脫掉,恢復赤足,只要路面狀況不要太差,其實雖然腳底敏感,但還是可以忍受。不過這樣的妄想到了39.5K整個幻滅,因為最後的兩公里多路上有不少小石子,此時腳底的狀況以及幾近無力的核心已經無力應付,每踩出一步都很痛苦。而且左大腿抽動著,顯然是快抽筋的前兆。只好又穿上涼鞋,至少腳底沒那麼痛苦,最後兩公里就是半走半跑結束,最後成績4:31:52,比起2014高樹馬4:01:00的成績,慢了整整半小時。雖然去年時是穿鞋跑的,但是顯然今年的體能及肌力也不好,雖然完賽,但是也沒有任何興奮感。好像最近的生活一般,只是過著而已,沒有太多感覺。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