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510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ProgramPic  

因為碰巧看到鋼琴家陳宜鍾臉書上分享的訊息,才知道10/28這場音樂會的訊息,曲目除了佛瑞的悲歌以前常聽杜普蕾的演奏所以還有印象外,其他的作品都很不熟。但衝著鋼琴跟大提琴演奏者都是法派,想必音色會是一絕,加上最近天氣變涼了,很常聽大提琴的作品,於是心一橫就衝高雄了,結果真是不虛此行,這是一場精緻豐富的大提琴獨奏會。音樂會曲目上半場是佛瑞的悲歌(Op. 24)與聖桑的F大調第二號大提琴奏鳴曲(Op. 123),下半場是拉羅的A小調大提琴奏鳴曲與蕭邦的G小調大提琴奏鳴曲(Op. 65)。大提琴家Axel Salmona的琴音如和煦的陽光,溫暖細膩,沒有很重的揉琴,但是音色優美而且旋律線分明,在小型的演奏廳聽來真的很舒服,是聽覺的饗宴。鋼琴家Maxime Leschiera的伴奏亦非常精采,快速音群演奏靈巧,沒有暴烈的強音,很多地方演奏地極為細膩,和大提琴亦步亦趨,搭配的非常棒。這對來自法國的音樂家,讓我見識到音色的優美細膩,對作品的挖掘非常深刻,琴音一如演奏家本人,舉手投足之間盡是法派的含蓄優雅。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431437186-664684426  

去年的高雄電影節,無論是情緒上或體力上都讓自己負荷過重,所以今年的高雄電影節讓我五味雜陳,決定不衝了,但今晚臨時起意,還是去看了這部日本電影「戀愛腦內高峰會」,沒想到這部小品讓我有驚喜的感覺。劇情大概是說一名30歲的輕熟女作家櫻井市子,在兩名男性間搖擺不定,不知該選誰的掙扎。電影的特別之處是市子腦內有一個五人小組,採合議制,他們做出的決定會影響市子的一言一行。這個設定和動畫腦筋急轉彎實在太像了,後者有各種情緒如歡歡、憂憂、怒怒等,五人小組有樂觀正向者,悲觀負面者,還有天真純愛者,搖擺不定的騎牆派議長,還有老成持重專門負責記錄與回溯記憶的老者。不知道兩部片拍片的時間點如何,因為點子實在太像了,誰抄誰實在不曉得。不過因為「戀愛腦內高峰會」是小說改編,所以還要看小說創作的時間點,不過追究誰抄誰當然不是本篇的重點。我覺得這個五人小組的機制,很像佛洛依德所說的ego,也就是自我。自我講求平衡,在內在慾望與外界規範,包括倫理道德與社會規範等,兩者之間取得平衡。當然,ego也會有失衡的時候,在電影裡的表現就是那個真木陽子所飾演的另一個黑衣女的角色,擠著深深的事業線在一片晴天霹靂中登場真的太威了。只要她一登場,五人小組就會被擊暈,完全失能。這個黑衣女我覺得很像佛洛依德所說的id,也就是本我,象徵無意識中最原始的慾望。在佛洛依德的理論中ego負責在id及super ego(超我)間取得平衡,不過電影中這個象徵id的黑衣女是無比的強大,如脫韁野馬般,是五人小組的ego所遠遠無法控制的。只要黑衣女一發威,櫻井市子就會按照自己的慾望行事,完全不顧現實考量。不過電影後來的發展,議長終於振作起來,不採合議投票制,而是  依照”什麼會讓市子自己開心”的原則做出決定,這點也黑衣女也默然,不再干涉五人小組,意味著順從自己最深處的渴望,才是解除壓抑,讓個體能朝向追求幸福的康莊大道邁進。電影告訴我們,不管社會眼光如何,不管愛情如何抉擇,都不要為了愛別人而壓抑自己,這樣自己是絕對不可能幸福的,這點讓我深有同感。雖然這是一部輕鬆的愛情奇幻小品,但是微言大義傳達的很好,讓我度過了一個愉快的夜晚。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home891  

灣生是最近非常火熱的詞彙,從田中實加的書一路延燒至電影。根據維基百科的解釋,灣生是指「1895年至1946年間在臺灣出生的日本人,包括日臺通婚者所生下之子女,大多能使用台語等本地語言溝通。」依據田中實加的小說改編成的紀錄片「灣生回家」中,可以看到踏上尋根之旅的灣生,在花蓮吉野鄉中尋覓過往回憶的身影。有熟悉,也有悵然,因為過了半世紀,很多灣生熟悉的老朋友或親人都已去逝。而灣生回家,不只是日本往台灣的單向移動而已。例如,有一個灣生女性,在戰後回到日本時,因為各種因素女兒沒有一同回到日本,而是留在臺灣。半世紀來,這個女兒心中一直覺得自己當初是被媽媽拋棄的,直到女兒自己的後代發起到日本探訪曾祖母之旅,才挖掘出灣生媽媽其實心中並未忘記留在台灣的這個女兒。我是在對灣生只有粗淺了解的情況下便進戲院看了電影,有幾點一直在我心中泛起漣漪。首先是語言。我注意到電影中的訪談中大部分使用了日文、台語及中文,呈現語言含混的現象。例如花蓮的中年原住民,可以操流利的日文和歸來的灣生對談,但本身同時也能夠說中文及原住民語言。多語言的現象連結到個人的歷史記憶,串連起日本與台灣不同的地方。不過語言更呈現著疏離與熟悉,例如雖然灣生說的是日文,但是從他們的言談中,可以感受到他們對台灣濃濃的思念與認同,簡直比台灣人更熟悉、喜愛台灣,也些灣生對日本還語多批判,認為台灣比較好。灣生在台灣尋根時,又可以使用台語與花蓮吉野鄉的居民對談,台語召喚的是個人過去的回憶。有些灣生在戰後回到日本時還被日本人排擠,因為他們說的日文腔調很奇怪,因此灣生還得被迫”重新學習”日文。因此,語言與文化、身分認同互相映照,很難去區分什麼是日本,什麼是台灣。再來,從灣生們對台灣的依戀,彷彿灣生化身成一面鏡子,在其中我們看到台灣人傳統美好的一面:熱情、溫馨、有人情味,、以及老一輩普遍對日本抱持的好印象。如果看多了台灣的社會新聞,對台灣沈淪、短視近利等抱持負面觀感的人,可能會對灣生對台灣的讚不絕口感到不好意思,好像我們從別人身上看到了自己久未發掘的優點。第三,對灣生而言,身分認同非常重要。有灣生老奶奶拿到台灣戶政事務所所核發的戶口證明時,感動地痛哭流涕。也有灣生的後代數度去日本探訪灣生祖奶奶,企圖拼湊她回到日本後的生命故事,以及重新連結起灣生母親與其台灣女兒的臍帶。灣生回家其實很像跨海峽的家族史撰寫過程,其中有後代為先祖撰寫故事的努力,好像以故事安慰已仙逝的長輩之餘,自己也才能找到安身立命的一席之地。灣生回家表面上是一小撮人的故事,但是這些故事對補足整個歷史的大敘述卻非常重要,甚至可說是微言大義。怎麼說呢?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photo.php  

今天請同事代了第八節課,為的就是提早去高雄至德堂聽維也納愛樂。這場音樂會少見的在19:00就開始,不同於一般音樂會通常在19:30開演,而且中場休息是十分鐘,不是一般的十五分鐘。我想維也納愛樂應該是想早點結束音樂會以便趕回台北飯店休息吧。今天的節目單也是我生平參加音樂會以來買過最貴的節目單,300元!牛耳的節目單一向不便宜,但三百元也實在太貴了吧。最重要的是內容普普,樂曲解說比上次NSO的場焦元漙寫的導聆差上一截。最奇怪的是裡頭節目贊助商日月光的一段話。前陣子日月光才傳出排廢水被判不需繳鉅額罰金的新聞,現在就趁贊助藝文節目”漂白”了。商業演出找贊助商無可厚非,但是看到日月光心裡有點不爽,而且還是高雄場勒。咦?高雄場?那日月光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啦。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