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512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今天去高雄市音樂館聽了一場布拉姆斯的室內樂音樂會。因為最近心境使然,幾乎沉浸在布拉姆斯的室內樂中,剛好有這場音樂會,想說聽現場的應該可以更貼近音樂,就買票了。今天的室內樂曲目是布拉姆斯的第一號小提琴奏鳴曲、豎笛三重奏、以及第三號鋼琴三重奏。演出的音樂家都是台灣的樂手,大部分都在大學任教。因此,會場的座位幾乎滿了,我想很多都是音樂家的親友及學生吧。不然我想以室內樂的曲目來說,應該是比較不討喜、門檻比較高的作品。整體來說,今天曲目演出的完成度很高。布拉姆斯的第一號小提琴奏鳴曲,別號「雨之歌」,薛志璋的小提琴音色很漂亮,是沉穩明亮的音色,基本上曲子都拉的很到位,唯一要挑剔的話,應該是節奏以及表情比較一致,但一些細微的表情轉折就比較少。例如第三樂章的結尾我聽謝霖的演奏,竟然可以拉出離情依依,欲語還羞,好像什麼情感被壓抑下的感覺,但現場的終樂章就是很順暢的結束了。不過鋼琴及小提琴整體的表現已經很稱職了。接下來的豎笛三重奏,是布拉姆斯晚年最後一批創作的作品。原本布拉姆斯打算退休不再創作了,但是遇到一位他很欣賞的豎笛演奏家Muelfeld,於是一口氣寫了好幾首豎笛的作品,這些作品都帶有強烈的布拉姆斯的晚年風格,精鍊”憂”美。今天晚上的意外是我一聽到第二樂章的開頭,整個淚水就在眼眶打轉了。明明聽唱片時情緒沒有那麼強烈阿?豎笛徐緩內斂的吹奏,和鋼琴及大提琴的唱和,整個帶出布拉姆斯內心的孤寂,那簡直是挖到布拉姆斯的心坎裡了。那是遲暮之美,是一種遺憾,深藏在自己的內心,無法輕易示人,一般人也不會懂。在之後的樂段,鋼琴開始輕快起來。那是過往甜美的回憶吧,如珠圓玉潤的鋼琴傳達的。相較之下,豎笛帶出哀傷的感覺,但那是對過往的懷念與反芻,但一切已然逝去。我腦海裡浮現大鬍子布拉姆斯兩手揹在身後,在深秋的樹林漫步的情景...也許布拉姆斯晚年願意再拿起筆創作,是豎笛這種暗沉內省的音色觸發了他的心事與創作慾望吧。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只要三十小時,不,十二小時,甚至更短,
你就可以體會到地球另外一端的人的感覺。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雖然我天生灰撲撲的不起眼,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樂章:由鋼琴帶出富有朝氣的序幕,再由大提琴奏出如歌般優美的旋律,這主題在之後不斷被重複、變化。光是這樣優美的旋律及豐富的肌理就滿溢著布拉姆斯的風格阿,優美且嚴謹。之後鋼琴與弦樂部的對話豐富而細緻。小提琴細膩婉約,鋼琴聽來陽剛而堅定,有些樂段可以感受到力量不斷從內裡湧出。有時鋼琴如夢似幻的旋律,似乎在傾訴對生活幸福的憧憬,與弦樂部的對話就彷彿在具體的描繪何謂幸福一般。中段樂曲轉趨熾熱,鋼琴與弦樂部競奏的部份充分表現布拉姆斯音樂中對味分明及結構井然的特色。最後主題旋律又湧現,每個主題令人聞之吟詠再三,它有哀傷又陽光般的性格,似乎敘說著生活中那些說不出口的、隸屬於個人的複雜心事,但同時它又扮演撫慰的角色,就像鋼琴那珠玉般的堅強音色,象徵布拉姆斯性格中堅毅的一面,即使深情款款,但有些事情就是抿著嘴也不願說出口,兀自保持其堅毅的姿態,這就是我在第一樂章的鋼琴中所感受到的。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陣子在我心中總會浮現一個命題:婚禮與告別式其實沒什麼差別。這個命題乍看之下驚世駭俗,婚禮是快樂的場合,告別式是悲傷的場合,兩者怎麼會一樣?是我的狂妄故意把這兩者連在一起,還是兩者真有些殊途同歸?這些日子細細思索後,有些想法記錄如下,雖然還沒有結論,但這兩者其實真有某種相關性。

  • 婚喪喜慶,都是許久不見的老朋友會面的場合。或因距離相隔,或因彼此際遇不同,但若能相見,大概都是在自己或是別人(兒女或親友)的婚禮或告別式碰面。不管你喜不喜歡,是開心還是難過,這兩種應該是文明社會中最重要的兩種社交場合。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