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610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難得NSO會來到高雄,而且曲目又有馬勒,當然要去聽聽啦。不過上半場韋伯的序曲跟莫札特的長笛與豎琴協奏曲,我是度咕連連,直到協奏曲的第三樂章才比較清醒。本來以為是自己精神不好(音樂會之前不該吃太甜的雪花冰的),不過下半場聽了馬勒一號的第一樂章我才比較明瞭原因。赫比希的馬勒一開始即採取比較穩健,甚至較慢的速度,仔細的帶出各聲部及引領各聲部對話,相較於伯恩斯坦較為神經質且興奮的馬勒詮釋,赫比希的手法則是不疾不徐,著重雕塑聲部的肌理。以這樣的手法來詮釋莫札特,就讓工整的古典風格的莫札特聽起來優雅細膩有餘,但是靈巧不足。長笛與豎琴與樂團的對話不是那麼活潑,而NSO的弦樂部聽起來雖然很整齊豐沛,但是因為速度是被壓抑的,所以真的就是伴奏的角色居多。而長笛與弦樂與其說是主奏,聽起來其實有點像巴赫協奏曲裡比較像是協奏的感覺。我印象中第三樂章末尾有一段長笛的演奏,在飛利浦的莫札特大全集裡,馬利納指揮聖馬丁樂團的那個版本,長笛有如黃鶯出谷,聽來超凡絕俗,有如天籟一般,而豎琴適時的搭配,有流水垂柳之姿,但是這樣的印象跟今天的現場演奏有很大的差別。只能說赫比希的莫札特不是那麼對我的胃口阿。

文章標籤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8yU8wk67gY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