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天拋下我們學校的寶貝到中部參加名曰國際教育的研習 兩天下來只覺收獲甚少

第一天的場次幾乎都是師範系統的大學教授發表國際教育的學理論文 既然談國際教育 自然免不了談全球化 研究所涉獵的全球化理論又浮現腦海

過了好幾年全球化的理論沒有多大變化 研究所時碰觸的全球化理論還更批判些 對全球化的跨國霸權非常小心

我覺得這些教授發表的大部分都是理論及資料的整理 對教師們課堂上國際教育的教材設計進行實在沒什麼啟發

有一位台中教育大學的教授聲稱她花了五年以某國小為對象研究了五年 但是以高中教師的身分

我覺得國小學生將校園佈置成國際村或是運動會進場時扮成各個國家的國旗或文化特色服裝進場 

實在有些粗淺 當然 國小嘛 不能要求太多 只是高中課程不能依法泡製 不然內涵不夠深刻

國際視野 簡單說 就是自己願意主動求知蒐集資料以知道別的國家文化在做什麼

不然就是要引進外來的刺激以破除自身對他者的想像流於象牙塔之故步自封或以管窺天

國小單向式的國際想像佈置充其量只做到了前者 對國小兒童心靈之啟迪向國際開放究竟有多少作用 我實在存疑

另外 第二天的場次有一位教授談芬蘭教育 但除了到Youtube找了西貝留士的芬蘭頌放給大家聽

或從陳之華 吳祥輝 及天下雜誌及網路上與芬蘭相關的文章資料整理成投影片之外

她談論的都是我早就知道的東西 整場發表就是揚芬蘭貶台灣 但結尾還要自己灌迷湯一下:芬蘭行,台灣一定也行!

但她沒有對芬蘭為什麼這麼行提出自己的見解 只是作資料的整理而已 並未提出自己的見解 我想台下的老師不是笨蛋 平常也不是不會多方吸收資訊

跑大老遠集中在台中聽早已知道的東西 看教授蒐集的網路短片 教育部就是這樣花納稅人的錢

研習我是越聽越冷感疏離 還好有帶小說一本及筆電 真受不了時有另外的世界可供休憩

第一天研習的晚上並未去見識台中的夜市文化(已倦了)或燈紅酒綠(銀彈不夠另外也沒那個門路及膽量)

但是配著一瓶法國波爾多的美酒和同事暢談五個小時也是很爽兼難得之事

喝了之後洗個澡心情還很興奮 於是把飯店周圍閒逛了一圈 沒見著什麼特別東西 啤酒屋兼職全職小姐隱隱透露我只路過

想像這樣的夜有多少尿騷情慾紙醉金迷充斥大台中這城市 

最後我抱了7的關東煮回飯店啃 就這樣第一天畫上句點

第二天的研習 談紐西蘭教育那場的教授談吐及氣質都不錯 這一場算言之有物 不浮誇 這位教授亦有研究原住民教育 我想可以供原住民專班的課程一些借鏡及參考

最後研習的分組座談 光啟高中的江校長 台風穩健 腦筋清楚 表達也很清楚

可是她所解說的教育部國際教育課程架構卻讓我越聽越困惑 最後心生抗拒

教育理論 尤其是課程設計 老是喜歡談什麼認知 情意 技能 我看AV的性知識 情色 技巧等名詞猶有勝之

讓在場的老師們寫下對認知情意技能的定義或自己學校的目標實在沒啥意思

這些定義空泛至極不是已有申請經費之諸多大學閒教授堆砌之 何須老師們再絞盡腦汁堆砌

之?老師們需要的對國際教育的認識以及可獲取的資源 研習或計畫的最大意義是提供了一個平台 供不同學校的老師互相激盪想法及觀摩 

但是一整套僵化的課程架構只是偏離了學校的課程安排現況 讓彈性並具創意的教學點子適應架構的同時被肢解成僵化老死之紙上談兵教案或曰計畫 

於是我明瞭我不適合這一整套學門的制約 自學式的吸收知識的方法 對我而言還自然些 

作為學校行政人員 必須屈從上意 申請計劃 想辦法消耗預算 但這些對老師真是教學的啟迪 抑或是另一種形式的桎瘔?

我知道還有很多認真的老師投入其中 他們的認真也非虛應故事 但我呢

還是浪蕩去吧 以我自己的方式 追求我思想的自由 維持一定的距離以批判之?

是故步自封?或是活水源頭 且拭目以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ilels 的頭像
gilels

頹圮花園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