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榮之妻—櫻桃與蒲公英》 

好的日本片往往傳達出日本文化中溫婉含蓄的那一面 《維榮之妻—櫻桃與蒲公英》就是一部賞心悅目的好片 尤其是在人物的塑造上 深深的打動了我 如同片名所言 佐知(松隆子飾演)是作家大谷(淺野忠信)的妻子 縱使丈夫在外花天酒地 欠下一屁股債 整日浪蕩 佐知依然百般忍耐 扮演好一名堅毅的母親及妻子 在小酒館中工作 幫丈夫還債 同時照顧幼子 即使丈夫在外有了女人 佐知也只是自嘲般的說兩句 靜靜的凝視著丈夫 所有的委屈及苦難都往肚裡吞 如同大古對自己妻子的形容:她具有慵懶般的純真 松隆子真的把佐知的角色詮釋的絲絲入扣 我以前不覺得松隆子有多麼漂亮 但是在本片中 松隆子真的與佐知這個角色完美融合 兼具美貌 堅毅 溫婉 與樂觀勤奮等特質 難怪劇裡的諸多男性角色都為之著迷 可惜所嫁非人 丈夫就是一塊廢柴 讓人怨嘆一朵鮮花差在牛糞上 電影的故事就是這麼簡單 即使丈夫再怎麼不堪 妻子還是原諒他 跟他繼續走下去 這部電影讓我深深著迷的 是佐知的神運與特質 在大古與情人自殺未遂 反倒背上殺人嫌疑的罪名入獄之時 佐知焦急的搭火車前往探視 在人滿為患的火車上 松隆子的神情及眼神流露出徬徨及若有所思的神韻 是在思考自己的婚姻嗎? 在接連的不幸中站穩腳步? 面對丈夫的不忠與一再欺瞞 佐知沒有八點檔連續劇女主角氣急敗壞 歇斯底里的指責 只是垂著兩行淚 誠實的吐露自己的感覺 與其說是控訴 不如說是自剖 這樣的女性 對自身的苦難沒有過多的埋怨 就是平心靜氣的接受而已 這樣的女性特質 簡直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甚至可用神祕形容 佐知為了營救獄中的丈夫 不惜向身為律師的前情人求助 在踏進事務所前 她向路旁為吸引美軍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買來口紅 初次上妝 素著一張臉配上口紅的目的隨即揭曉 大概就是以身體付律師費吧 導演留給觀眾自己想像 但律師的俗不可耐不言可喻 看完本片 我還是不懂佐知這女人耶 怎麼有人可以為丈夫犧牲到這種地步?這種女性大概只活在文學的世界裡吧 但是近似的東方女性特質 溫良恭儉讓 日本 台灣 或是亞洲的觀眾 想必都十分熟悉 也許女性主義者會嗤之以鼻 但這樣的溫婉 卻內蘊堅毅 令人動容 最後還是讓我們停格在松隆子的臉龐 減一分則太瘦 增一分則太肥 不知脂粉 卻是清麗脫俗 阿 激起我一絲想重拾荒廢已久的日文 體會那日本含蓄的語言與文化之美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ilels 的頭像
gilels

頹圮花園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