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學校這次畢業旅行的籌備會討論

我看到了不同教師對於學生觀點的歧異

學聯會本來是學生自主 發表心聲的媒介

但學生往往十分單純 很滿足地在學校所給予的框架內活動

在上位者 包含行政及教師 往往也習慣這樣的模式

說穿了 這樣便於管理 學生不會有不一樣的聲音 順便可以鞏固教師自身的權威

但是我卻覺得 培養學生獨立思考 甚至勇於挑戰權威的思維 即使是在高中這個階段 依舊十分重要

學生表達自我與被冠上以下犯上的罪名 只是一線之隔

身為教師者 應當有自覺 勿將自己的價值觀加諸於學生之上

同時也該體認學生確有獨立思考的潛能(只不過尚待培養)

我在想 為何大部分的教師 都習慣對學生隱藏他們應知道的資訊

例如學生年滿十八 且已有機車駕照 卻仍消極的不告知其權利 或是公開的禁止他們騎乘機車到學校

我記得公民課有教命令不得逾越法律

校規難道可以凌駕於法律之上嗎?

但是為了管理方便 教師往往乎略這些

以畢業旅行而論 如果學生真心的想打造一個令自己滿意的畢業旅行

那他們可以藉由學聯會 串連老師及家長 在各方面達到自身的訴求

只不過 現在學生並沒有這個自覺 沒有一個調查來凝聚共識 僅僅在教師這一關就過不去了

或是在一開始 就乾於屈服於校長所制訂的框架內

但是如果知道內情者

就知道校長本身受制於教師群及家長的諸多限制

校長固然有權力 但卻也不敢隨心所欲的施展其權力

就這點而言 事情便大有可為

我一直覺得 權力不是絕對 或是由上而下 而是可以逆轉的

在下位者可以用很多迂迴 游擊戰的方式 騷擾由上而下權力的運作

就如"白鞋配白襪"的規定 如果僅僅是校規所規定 那就沒什麼好講了 學生就只能乖乖接受

可是如果有一些反骨精神 去質疑這規定後面的邏輯 就會發現

白鞋配白襪反應的不只是狹隘的審美觀 同時還是一套權力運作的模式

從古早以來就在校園施行的此一規定 如同制服的思維

代表的是對學生全面的壓制及掌控

白 代表的是單純 無知 順民的心態

因為權力中心無法忍受個別的百花齊放 一點點不一樣的顏色 因為那代表著自我的聲音 滋生著反抗的種子

但現在都什麼時代了 後現代 個人 邊緣的聲音應該起來 應該對中心有所質疑

身為一個渺小的教師 我覺得我該做的不該只有小小的個別學門知識的傳授

鼓勵學生那心頭小小反叛意識的滋長 我覺得更為重要

我覺得反叛不是失序 而是反權威 代表的是理性思維清晰的運作

腦子清楚 也該有行動來證明其力道

如果對教育沒有這樣的期望 那奴性 只會一代代的被複製 那才是教育的悲哀

(或是奴性 在師資養成的過程中 在種種篩選及課程的箝制中 早已根深柢固的存在於教師的骨子裡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ilels 的頭像
gilels

頹圮花園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