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天和朋友聊天談到中產階級, 與教師及公務人員的關係。

很有意思,從研究所讀書時就一直看到中產階級這詞彙,原來是來自於西方文化的脈絡。

維基百科是這樣解釋的:

中產階級(英文:middle class)是一種社會階層,在現代社會中,指擁有一定程度的經濟獨立,例如有安定、較高薪酬的工作,在現代社會對社會的發展和穩定起很大的作用。此詞常用於專業人士學者、知識份子,或大企業、公營機構、政府部門的中級管理層,或中小型企業東主,中學、小學、幼稚園校長、教師、社工和護士等。馬克思主義將這一階層稱為「小資產階級」。

中產階級有時也被戲稱「夾心階層」,意即他們既不如上層社會人士般享有巨大財富,又不像低收入人士般能享受社會福利保障,夾在中間。

 

的確,教師這階層也名列其中。我對最後一行特別有感覺。

教師的收入的確在現今不景氣的職場上算不錯了,但是教師絕非收入豐厚的企業主。

但是教師在消費上確有一種習性,我注意到的有:

(1)買東西精打細算,特別喜歡有折扣或是透過交情再凹便宜一些。

(2)遵守中庸之道,凡事適度,絕對不會過或不及。

(3)上館子消費各付各的,尤其在櫃臺前一個一個結帳,會跟店員借計算機,換錢,確定到個位數的精確。

也許,以上的習性不限於教師。但身為這個族群其中一員,我真的覺得教師也許是因為工作環境的關係,個性特別保守。

教師常常在意自己的權力是否被侵犯了,錙銖必較,是否吃虧了,但是若要他們站出來爭取自己的權利,常常是畏首畏尾,

不願出頭。也許要這樣小心才能使駛得萬年船,類似這樣的性格,有時公務人員也會有。

 

也許我這樣的論點太偏頗了,但我想到既然會在意工作上要保有鐵飯碗,那就意味著行事趨於保守,不敢冒險。

雖說教師與市井小民,芸芸大眾也是同樣爭一口飯吃,但不知是否圈子較封閉,某種程度缺乏競爭,因而養成

某種程度夜郎自大的習性。如果,又把教師冠上道德灌輸者的頭銜,那就更顯得假仁假義了。

因為教育是一片赤誠,但往往拿出來特地談論的時候,就顯的噁心巴拉了。

 

話說回來,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反觀我自己,多少也有著這股酸臭的習性。

有一點反骨,但大體上還是過著安全的生活。

我到底在憧慬著什麼呢?

也許,我的教學未能完全穩定,某種程度仍象徵著我對一般教師框架的排斥。

或許我熱愛學生,但我厭惡被框架。

 

我只是,順著我的心發展而已。

為什麼我會深深被華格納的指環吸引呢?

很概略的說,我覺得華格納的音樂有一股激情/熱情,一股巨大的生之力,一種不容為現實所收服的力量。

就如同齊格菲興奮的拿起打鐵器具,鑄造起自己的寶劍的那種直率與熱情。

初生之犢不為虎,在這樣純粹的熱誠中,才能湧現生命的光輝與熱力。

聽聽寶劍Notung完成時,那背景光輝的銅管與齊格菲感人的吟唱,這就是創造的生命力阿。

也是這樣的生命力,突破了眾神對他命運的主宰。

教學應該是這樣的場域,讓這樣的生之力能夠展現!

而不是酸臭味的瀰漫而已。

只是,現實,永遠都不會這麼簡單。

我們,永遠處於搏鬥,與不斷的思考與掙扎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ilels 的頭像
gilels

頹圮花園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