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典禮告一段落了 這次我很冷靜的看完典禮整個過程 只有在頒畢業證書時不小心的掉了幾滴淚

畢竟離別還是有些感傷的 

我慢慢的發畢業證書 跟每一個學生擁抱祝福他們 只有一個例外 我親吻了她的額頭

可能是這個同學一方面比較矮 二方面她總是像個狗狗般會抬頭看你

所以就... 不過親吻的剎那我覺得好像天主教的教宗阿@_@

 

慧珍老師說我給學生的畢業感言感情很壓抑

我義開時其實很不解 因為若有壓抑的感情的話 我都表達在圖片及文字中了

那些圖片及文字都是我仔細挑選 細細琢磨的 言外之意只有我們班學生才懂

因為導師感言只有兩分鐘 我已經不小心超過30秒鐘 所以我沒辦法說太多話

所以每一張照片都是仔細挑選過的 而且我大概都讓每張照片放4秒鐘 如此 注視照片的當下 回憶才會湧起

我自認為已經把心理的話大概說出來了 如果說含蓄 可能就是我個人的特質吧

如果說還有什麼壓抑的話 也許就是在對學生說話的30秒 所謂人之將死 其言也善

學生要畢業 也就等同於某種程度的告別 說死亡是太沈重啦

我想了很久 要說什麼勉勵的話實在說不出來 真要說的話那只要說一件事就好 所以我就想到我最近一直在聽的bob Dylan的歌

Like a rolling stone 過去兩年間 我和班上學生一同渡過大小活動波折 說老實話 我無法讓每個人都認同四班這個班級

但我只能盡力去扮演好我的角色 說到狂狷 我可能比班上每個學生都狂 但這是深深埋藏在我心中的

我的狂 夾雜了我的熱情與認真 

每個學生畢業後 都得面臨自己的路 所以我以一顆滾石來勉勵同學 真的就是我想勉勵同學的話

我也希望自己就像一顆滾石一樣 也許我會困惑 沮喪 但我始終告訴自己 要坦然面對自己的內心

做自己想做的事 誰會這樣起個大早 跑個20公里到學校?

其實我沒什麼明顯的動機耶 只是單純的想把這件事完成 

不過 我在痛苦中 也試圖挑戰自己的意志力 看看自己可以撐到什麼地步

如果我的體力餘裕只能到10公里 我可以跑到20公里嗎?

在痛苦中 我也試圖想像學生面對指考的掙扎 實力有限 時間也有限 如何能考取自己理想的學校?

人生本有種種限制 但就是在種種限制中 若有一絲絲的超越 那也就值得慰藉了

我認為 對於指考(或是任何難關) 只能能腦筋清楚 全力以赴 堅持到最後 那就夠了 就值得肯定

所以 完成20公里這件事 是我對學生的感同身受 也是我對學生的祝福

 

不過 好像不是每個人都能懂我的意思

好吧 果然我還是太迂迴了 

這 似乎也是沒辦法的一件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ilels 的頭像
gilels

頹圮花園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