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看了Tizzy Bac最新的第二集專輯導聆 他們提到專輯裡兩首沒有歌詞的曲子 也就是第一軌與第九軌 惠婷表示他們想再新專輯做出一些像prologue序曲風格的東西 有一些開場及串場的東西 這非常有趣 而第九軌"Dream is over"是個意外 原來它是第一軌"All is dream"的元素 但是把它逆轉 也就是倒帶播 就變成新東西 難怪這兩首聽起來這麼類似 我今天在導聆播出前很仔細的比較了兩首曲子 "Dream is over"少了"All is dream"像木魚般的樂器 但原來這兩首曲子是互為表裡阿  "All is dream"的開始是"Dream is over"的結束 而前者的結束就是後者的開始 嗯 好像蠻哲學的感覺 會不會現實與夢境也呈現如此的關係呢? 本來我對這兩曲的想像是 巴哈的郭德寶變奏曲 第一曲及最後一曲都相同 但中間已歷經無數的變化(變奏) 很奇怪 就算開曲及終曲完全一樣 但放在整首曲子的架構中 給聽者的感受就是不一樣 也許 有一點像太極拳 太極拳的起式及收式不都一樣嗎? 好像圍成一個圈 中間蘊含無窮無盡的變化 

回到告密的心 這兩首像序曲及串場的曲子名稱 其實和專輯中的歌曲式相關的 以"All is dream"為首 之後的"是誰吃了我的腦," "保險推銷員之死," "末日鋼琴手,"  "我不想一個人睡," "Not even close (to love),"等幾首曲子 其實都承接著上一張專輯"如果看見地獄 我就不怕魔鬼"的黑色喜劇元素 有點那麼用妖魔鬼怪 黑色幽默的方式來看待人生 生活其實沒辛苦的 不是被工作 不然就是感情所壓迫 行在白日如在黑夜 以此來看All is dream 其實有點像人生如戲的味道 這個dream好像比較接近nightmare的感覺 不過在"Dream is over"後 似乎一切都被逆轉了 既然現實像做夢 那麼就更該有guts 更有勇氣 為人所不敢為 所以在"週日午後的婦女時間" 如果丈夫從另外一個女人那回來 那就在為他細心準備的餐點裡加些巴拉松 毒給他死! 豁出去後 人生也沒那麼沈重或可佈了 甚至在"Every dog has its lawn"裡 還多了那麼些希望與救贖的味道 所以 雖夢已結束 但在面對現實時 好像莫名的多了些力量...

以上是我對專輯的不負責任隨便解讀 話說回來 我很喜歡Tizzy Bac專輯導聆的方式 三人坐在一個cozy的空間 酷酷的 臉不怎麼看鏡頭 害羞的 懇切著談論做專輯的種種 很真實 其實我覺得以音樂親近Tizzy Bac是最直接的方式 拿不拿簽名或合照其實不那麼重要 當然 專輯有三個人的簽名還是很棒啦^^ 

創作者介紹

頹圮花園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