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現實生活中 大部分時候我們都穿戴上面具 或某種偽裝 因為我們要和別人交流 或害怕在別人面前顯露出自己真實的一面

有時我們渴求遇見和自己心靈相通或是可以發現自己真實的一面的人 但往往徒勞無功 僅是投射出自己的慾望而已

有時我們也分不清何謂真實的自己 因為偽裝的那一面不知不覺滲透了自己 變成自己的一部分 就像衣服變成皮膚那樣

又或是偽裝的那一面本就是自己本性的一部分

 

再回頭省視何謂真實的自己 可能 大概是 不用勉強 想說就說 想做就做 的 那樣的 自己

在一個人獨處時 閱讀 或聽音樂時 會出現

又或是 和別人談話時 別人所談論的自己 如同像鏡子中應射出的自己 陌生 

我們常常詫異地發現別人看出 或精確的解讀出我們真實的一面

作曲家如柴可夫斯基把自己最深切的喜樂與悲痛 那些無法言喻的情感 寫進音樂裡

那我們呢?  也許在孤獨以及在文字的拼湊與刪除中 我們試圖讓自己真實的想法慢慢浮現

但是否能帶來轉變 衝破自己平日的偽裝  以不同的面貌示人?

在那之前 必然要有一定時間的蟄伏與醞釀 新的自己才能誕生

在喧囂中 無法看見自己的本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ilels 的頭像
gilels

頹圮花園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三分鐘熱度
  • 有時候,興高采烈的告訴別人有興趣的東西時,常會被潑冷水,澆熄想分享的熱情,要在團體中做自己不容易。
  • 是阿,所以還是不自己,即使可能在別人看來不能理解或覺得僅是「三分鐘熱度」,我們還是義無反顧。

    gilels 於 2012/02/21 16:5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