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3  

 

0803_2  

 

    這次8/3萬人送仲休的活動,當初一知道時心裡隱隱就動了想參加的念頭。當然一度也有動搖,包括這麼遠到台北,不是傷錢就是傷時間,不過後來還是過不了自己這關。若是平時搖旗吶喊什麼公民議題但是卻什麼也沒參與過,那不是放屁是什麼?於是早上七點半跳上往台北的統聯,就這樣來到台北了。來回超過11個小時的車程,雖然累,但是覺得來一趟是很值得的。過程中有一些感想記錄如下。

    首先,這是由39個人所組成的1985公民團體所發起的運動,並不是由任何政黨促成。我一向對參加政黨舉辦的活動感到興趣缺缺,因為我始終對任何一個政黨都感到疑慮,難道支持本土化就等於支持民進黨嗎?民進黨也會腐化,阿扁(或是他的家人)就是一個例子。我堅持人民應該有自己的思考,政黨只能是載具,但不能是目的,不然絕對會走向腐化。這次去參加8/3的活動我也是放在心裡,並沒有呼朋引伴,而去台北也沒找什麼朋友,一來時間很趕,二來抱著隨緣的態度,畢竟來到台北主要是參加活動,其他就隨意了。活動過後,我在網路上看到不同的聲音。有些人批評25萬白衫軍只是一時的激情,抱著參加嘉年華式的心情參加活動。活動過後,民氣離散,一切依然沒有改變。論者主張應結合在野政黨的力量,在選舉時促成翻盤,這樣才能入主政府,有所作為。我想這是策略及功利主義的思考,固然沒錯,但是若太過現實地看待所有的社會運動,那不免會陷入唯有結合政黨的政治活動才能真正有所作為的窠臼,可是這樣一來,未免忽略了25萬白衫軍上街頭的動機。這些人都沒有拿任何團體一毛錢,純粹是看不慣政府對洪案的處理態度才站出來。也許務實的政治性思考及動作會有最大的效果,但是過度功利的思維,是否也會導向政權的腐化?現在的台灣人,是否也有很多這樣厭惡藍綠選邊站,而比較關心社會議題,如核四公投,大埔拆屋,以及洪仲丘虐死案等議題。這次的25萬白衫軍走出來,為公民參與立下了很好的典範。我們不能說這樣的活動一次就能收到什麼效果,但至少它是個開始,也凸顯了台灣社會中,不少人渴望非政黨對立的社會參與。或許,這能迫使台灣的政治在微型的層次慢慢轉變,在二元對立的政黨政治中走走出一條第三路線。就像8/3的活動中,雖然國民黨及民進黨都有議員上台,但是台下的民眾顯然有自己的思考,並不隨台上立委空洞的政治承諾起舞。我想對於生活中的各項議題,都應該用”政治化”及”運動”的觀點看待,但不必然認同於現實的任何政黨或既存的政治法則,例如支持本土化並不等同廢文言文或支持民進黨,為洪案走上街頭並不等同誣蔑國軍。這樣兼容並蓄的公民思考現正開始萌芽,我很期待它在未來的進展。身為一名教師,引導學生去關注社會議題並能啓迪他們有自己的想法,同時不灌輸任何一種偏狹的政治觀,毋寧是在街頭運動外更大而且更有意義,影響更為深遠的戰場。

     8/3的活動,坐在人群之中,在我周遭的盡是20幾歲的年輕人,大多數都還是學生。他們用很直接的語言表達自己的情緒,例如”吃大便啦”,”下台!”,”加油!”有時,我也舉著雙手,一起鼓噪。不過身在這一群年輕人當中,我是感覺自己真的老了。在台北闖蕩那是二十歲初讀淡江時,現在三十幾歲,如果不是住在台北,是不是應該在家裡顧小孩呢?回程時看著高速公路旁的點點燈火,就如同大學時搭車返家一樣,然則此時心境已大為不同。年歲長了,但我是不是有長進,看透什麼了呢?是遲滯不前,還是?不過,心一橫就一個人來參加活動,我想有些特質,我還是跟20歲時一樣,沒什麼轉變吧。但這次回程,我也要來面對自己的事情,莫再蹉跎了。

    另外,在教育的層次,這次參加8/3萬人送仲秋也給我一些思考。教育圈中有不少人就是抱著政治思考及功利主義:什麼是對自己的仕途最有利的?如何討價還價才能在職位變遷中牟取對自己最大的利益?有時在教育圈中,官做的最大的,也就是會在台上對學生精神講話的那個,往往表裡不一,說的滿口道理,但卻是言行不一。身在教育圈的體制中,自己也在行政打滾了兩年,我一直很掙扎,是否對長官的命令要言聽計從?我一直覺得當行政很累的,不是事情有多繁瑣,而是當長官的命令不合乎道理(或曲解法令)及自己的判斷時,我是否還要去執行?對於公務人員或是在行政體系中往上爬的教師來說,這些都不是問題,服從長官命令為想當然耳,不然自己的工作或是生涯規劃全都不用玩了。這種在教育體制中主宰教育資源的人,其實就像政黨政治的思考,判斷事情的基準是”如何才能達到自己目的”的功利主義。身在這種階層體制中,我至今仍感到難以適應,而且我也心知肚明,自己是格格不入,而且靜默卑躬屈膝中,自己的奴性似乎慢慢增加。有些擔任行政的老師會認為應該在遵守長官指令的前提下,為教師及學校謀求最大的利益。但是兩年內看了很多,我覺得大概只有遵守長官指令是真的,為學校謀福利大概很少。君不見,我們有多少教育政策,都是急就章的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短視近利思維。如果學校首長最重視的是自己的仕途,撇清一切會讓自己惹上麻煩的責任,下面的人能有多少積極作為,實在令人質疑。我想說的是,這樣功利主義式的思維,正好切合國家層次的政黨政治思維,它有它的侷限。相較之下,8/3的活動,讓我看到公民自主意識的覺醒,其中有不少人還是現役軍人,帶著面具來參加活動。有些是小孩還在當兵的媽媽,還有更多人是像我一樣,單純的只是站出來表達自己對活動的支持。我忽然意識到:為何不展露自己的心聲?在普遍功利主義及階層理智的思維下,我還是應該保有自己的意見及批判。25萬人上凱道的事件,對我而言是個鼓勵,應堅持自己認為對的事情。我,可以一個人,做我認為對的事情。這才是應該做的,不然我從文學作品裡獲得的感動與良心,研究所時讀到的批判理論,不全都白費了?這些知識,應該化為行動,才有它的力道,就算這是在個人的層次!雖然對於現在三十幾歲的我,我還是有很多懷疑,掙扎,苦惱,但是:順從自己的良心,這點從來沒變過,也不該變!我在我個人的層次,力抗功利主義的思維,希冀能走向舒伯特D960裡那樣的孤獨及貝多芬op.111裡那樣的自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ilels 的頭像
gilels

頹圮花園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