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1-Taiwan Connection      

昨天去屏東縣藝術館欣賞Taiwan Connection 2013年的室內樂音樂會。Taiwan Connection(簡稱TC)是胡乃元一手策劃的音樂巡演,由嚴長壽及台灣大哥大等企業贊助,目的是推廣古典音樂到台灣的各角落,初衷是以室內樂曲目為主,後來也擴及至交響樂等曲目,但是堅持不設指揮,以室內樂的默契來演奏這些大型曲目。昨天的曲目是舒伯特的弦樂四重奏”死與少女”,以及德弗札克的弦樂六重奏。前者我大概也聽過好多次了,不過從來沒有聽過現場。因為是推廣古典音樂,演出前胡乃元還特地做了簡單的樂曲導聆。胡乃元形容這首曲子是舒伯特知道自己得到不治之症時所寫,因此充滿了晦暗的色彩,是那種痛在心理,說不出來的疼痛。胡乃元形容的真好,不過他又提到這首曲子有點貝多芬的味道,那種揮舞著拳頭和命運搏鬥的感覺。不過這說法就讓我尋思良久,同樣都有命運般籠罩的黑暗感,可是究竟貝多芬和舒伯特的弦樂四重奏有何差別呢?嗯,感覺很不一樣,可是很難確切的描述出來。不管了,先回到音樂本身。我必須要說胡乃元所率領的TC室內樂在舒伯特死與少女這首曲子的完成度很高阿。整首曲子主要是由第一小提琴胡乃元率領,和大提琴手林慧婷所唱和,撐起樂曲的主要結構,背景則由第二小提琴林允白及中提琴李捷琦烘托。團員間彼此默契十足。胡乃元表現可謂可圈可點,他的音色清亮但不刺耳,一如本人所散發的氣質,懇切謙虛,但是又有一種柔和的領導風範,散發出穩健而令人安心的風格。在第二樂章那柔美的旋律,以及第三樂章第一小提琴顫音的主旋律,我聽見了舒伯特的內心世界。那種面對命運折磨,在人生低潮時湧出的對幸福的小小渴望,如同小鳥般自顧自的歌唱。那不是像貝多芬一樣堅定的心靈世界,卻是如你我一般的平凡人內心所構築的小小天堂,如同美國女詩人Emily Dickinson的詩作”Hope is a thing with feathers”裡所描繪的希望,如同一支小鳥,看似脆弱,卻蜷伏著幽微的小小光明,那是內心深處的希望,憑藉它吾人得以面對風暴的肆虐。這就是舒伯特的特色阿。我還是很難明確的去描述它,只能去感受。唉,美畢竟是難以形諸筆墨的。總之,在現場的音樂會,能夠仔細的好好的欣賞舒伯特樂曲中的美,真的是很幸福的一件事。胡乃元的琴音不是那種大鳴大放,纖細但十分準確,情緒做的十分好。不過讓我懊悔的是,終樂章演奏完畢,我只有用力的拍手,並沒有大叫”Bravo”,結果在觀眾禮貌性的鼓掌,團員鞠躬進到舞台後,燈光隨即亮起。我必須要說:這真是太可惜了!現場觀眾實在太沒默契,說不好聽點,有些不識貨,TC這首曲子的表現值得用力鼓掌,謝幕好幾次都不為過阿。就這樣行禮如儀的結束了,對認真演奏的音樂家實在很不好意思,唉。

 

下半場的德弗札克弦樂六重奏,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各有兩把。胡乃元退居第二小提琴,第一小提琴轉由林允白擔任。相較於死於少女,感覺的出來音樂家們演奏此曲時心情輕鬆不少,常常相視微笑,看著出相當享受合奏的樂趣。演奏結束,多次謝幕後,胡乃元對觀眾又發表一番談話。他特別提到歷經一連串從北到南的音樂會,他充分感受到在文化資源上城市與偏鄉的不均衡,如屏東縣藝術館的場地,顯然就不如台北的國家音樂廳在音響效果上那樣優異。的確,如此精采的演奏,如果在國家音樂廳演奏,想必樂器的泛音及殘響會更加豐富。胡乃元也期待衛武營文化中心能趕快落成,適時補上南部的優良古典音樂演奏場地。胡乃元實在很誠實,這樣的巡迴演奏會,免不了要和政經勢力交鋒,他話說的很直,但卻一語中的。即使屏東縣很有誠意請到胡乃元,但囿於場地因素,不免讓精采的演奏打折扣。屏東教育大學也蓋了新的演奏廳,對提昇屏東的藝文風氣,應當有很大幫助。不過對於國際級的音樂人士,要巡迴這麼多場也有困難,其實只要衛武營文化中心落成,應該會吸走高雄市文化中心的節目,但是對於南部的樂迷應當是一件好消息,以後知名的樂團或音樂家來台,就不會只有台北單場的演出。

 

回到家裡這兩天,我又搬出舒伯特的弦樂四重奏及五重奏,反覆聽了幾遍。死與少女的第二樂章,充斥著那種揪著你的內心,揮之不去的陰霾,難道就是舒伯特內心的寫照?而出路及慰藉,又在哪裡?樂器的強烈合奏似乎透漏著舒伯特內心的憤怒,其後湧出淡淡的,美妙的旋律,是一種沈澱且昇華的美,令人聞之涕泣。其後的音符挖的更深了,那是一種對命運的考掘,舒伯特讓自己的內心面對命運的糾葛。他沒有像貝多芬那樣掄起拳頭,用力的咆哮抗議。他只是默默的承受這一切,那第一小提琴的旋律,平順簡單,我想這就是他的答案吧。不會再痛了,就是這樣,就接受吧!這是舒伯特非常私密的內心世界,透過音樂,我得以跨越兩百年的藩籬,直探這位早逝天才的內心世界。唉,無法再說些什麼,音符已道盡一切,本身就是完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ilels 的頭像
gilels

頹圮花園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