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0黑衫軍的人數大幅超越去年白衫軍的25萬人,不過我們不要忘記,雖然白衫軍凱道抗議促成了軍審法的修法,但是洪仲丘最後的判決,仍然離真相或是社會期待有很大的落差。因此,黑潮雖然已經退去,暗潮洶湧應當是今後的目標。就如同每日的潮汐,信守承諾,每天都會報到,堅定且可供依恃,我們也需要這股力量,不是一時的激情,或是被狹隘政黨二分的言說。本來今天我也考慮良久是否要北上,但是後來因為改學生推甄文件及其他事情分不開身,因此終究沒有北上。只好安慰自己,如果我北上,只有一個人。但是除了330這一天外,我至少在其他日子,至少可以影響一百多個人。只要撒下思想的種子,那只怕只要有一些開花結果,那也就值了。這大概是教師工作最美妙的一點。

 

另一方面,我也覺得馬總統很可憐。雖有拒馬蛇籠及大批軍警保護,但是都不能輕易動用。在把學潮醜化成國安危機以致可合法化動用國家機器的武器前,馬總統唯一能依賴的只有政治盤算,尤其在324行政院驅離群眾事件後,動用武力更是要戒慎恐懼。我想到金庸小說裡的七傷拳,雖然威力強大,但欲傷人,必先傷己。除非練功者有強大內力,如崆峒派開山祖師或是有九陽神功護體的張無忌,不然七傷拳只有先傷到自己。馬皇是否有如此強大內力呢?是否天朝在下蠱同時(六月前服貿沒過你就...)親授不世出的絕頂內功口訣,供馬皇在緊要危機動用呢?若是沒有驚喜,胡亂動用軍警,那反噬之力恐怕猶勝七傷拳,恐怕可以萬傷拳稱之,任馬茸千絲萬履,必然分寸盡碎,如清明焚燒之紙錢餘燼,灰飛湮滅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ilels 的頭像
gilels

頹圮花園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