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20201042216395  

 

在朋友的引介下看了這部小而美的日劇,雖說是日劇,但真正的主角只有一人。由漫畫改編,主角似乎是從事室內設計的工作,經常要在外頭走動拜訪客戶,所以外食的機會很多。主角本身看來有些嚴肅,跟人互動也稍嫌拘謹,只有在吃到好吃的東西時才會露出微笑。這部日劇就是在描寫主角造訪不同餐廳,邂逅不同美食的感動。看了幾集下來,有些想法。首先,我懷疑會不會有些人覺得主角過於重視口腹之慾呢?動不動就肚子餓,肚子餓後一定要趕快找間店填飽飢腸轆轆; 看著主角滿足的大嚼食物的樣子,一方面是羨慕,二方面也覺得,是不是太重視口腹之慾了呢?不過,這有什麼不對嗎?如果不是宗教禁欲或要求吃素,滿足口腹之慾又有什麼不對呢?再來,我印象中日本及韓國文化中,一個人去餐館會被認為是沒朋友,對於單獨一人的女子偏見更是嚴重。有些餐館如烤肉店是不接受獨自用餐的顧客,不然就要點兩份餐點。不過劇裡的主角,總是一個人吃喝的很開心,無視於日本文化中對單獨用餐者施加的無形壓力。這也是日劇片頭所說,一個人自顧自的孤身品嚐美食,是現代賦予每個人平等的權利。不過這也伴隨著牽連其他環節的壓力,例如主角大概是四十幾歲,未婚,因此才會有很多一個人自己用餐的機會。在台灣,似乎朋友相約用餐也是極為普遍的事,雖然未到歧視單獨用餐者的地步,不過我想很多人對主角應該不以為然吧,也許會批評:阿,為何不找個對象,結婚後兩人一起用餐是何等幸福的事; 不然就是:主角過太爽了吧,那是因為沒有小孩及家庭要擔心,所以才能這樣隨心所欲的大啖美食吧!以我而言,我想到肯德基的例子。以前我喜歡吃肯德基的桶餐,可是桶餐至少五塊雞,一個人吃不玩,所以會找人一起去吃。可是實際上很難約到人。一來很多人怕胖,認為吃炸雞不健康,所以少吃為妙。二來朋友若約吃飯,希望約餐廳,而不是像肯德基這樣當成正餐有點怪怪的地方。因此,肯德基桶餐變成一個單身一人者很難去吃的餐點。後來我便看開了,想吃就吃,一個人也點五塊雞桶餐,因為我喜歡那種隨心所欲的感覺。不用受人牽絆,炸雞若吃不完帶回家看家人要不要吃,不然的話放冰箱也好。後來我邀人吃肯德基變成一個趣味的習慣,因為大部分時候是找不到人,但是我也欣然接受,獨自一個人吃肯德基變成自得其樂的事情,這感覺很像日劇”孤獨的美食家”尋訪餐廳,自在的享受美食那種感覺。他體現了我吃肯德基背後的想法。就算找不到一起用餐者,但,管它的!自己一人也可以吃的很開心。

 

推到後來,吃東西變成了一個隱喻,它可以是獨自一人去聽音樂會,看電影,獨自閒晃。不一定什麼事情都要和別人一起行動,一個人有一個人的樂趣。有時,和別人一起行動意味著種種限制,餐點不能隨心所欲點,每人消費價值觀不同,要一起share所以不能挑太貴的; 吃合菜可能不能點到自己喜歡的菜因要顧及所有人的喜好; 但一個人就沒有這個問題了,而且你看主角有時都點兩份主餐,因為”難以決定的時候,就兩份都點吧!”,如果胃口好,盡情的吃又有何妨!總而言之,雖然看這部日劇時還是可以感到主角工作偶爾的不順遂所帶來的壓力,以及他是不是也太愛吃,太重口腹之慾的感受,基本上,這樣隨心所欲,不期而遇的享受造訪餐廳的驚喜,而且不是吃很貴的東西,或是計劃性的在網上搜尋預定造訪的餐廳,的確有某種的自由在裡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ilels 的頭像
gilels

頹圮花園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