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讀了幾頁楊照的"對決人生:解讀海明威",以下段落最有感覺:

    海明威即使明白讀者的感動是什麼,是怎麼來的,他不會承認,那個是他生命內在的一種不能退讓的立場,他無法忍受sentimental,他反對sentimental的風格,儘管他的小說裡不可能完全沒有sentimental的成分,更不乏sentimental的力量,但他就是不能承認,更不能去肯定。

這種曖昧性,是對自己要求比世間標準更加嚴格的人才會有的。我想到古典音樂裡,最冷靜的指揮,往往能驅使樂團發出最不可思議的影響,帶給聽眾無比的感動與心靈超脫。又如鋼琴家李希特(Sviatoslav Richter),看似冷酷,不喜歡浮華誇飾,只彈自己喜歡的曲目,完全不在意聽眾及市場的喜好,可是這樣對音樂誠實的態度,往往帶給樂迷如我最大的感動。一昧sentimental,往往已經沒有感動,只有濫情。一個對自己要求甚嚴的人,才會超脫於俗世的標準,不隨人喜好針砭起舞,此乃吾輩所當為之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ilels 的頭像
gilels

頹圮花園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