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imageimage  

11/29這場名指揮搭配名樂團的音樂會,上半場的曲目是德弗乍克的第九號新世界交響曲,下半場是穆索斯基的展覽會之畫。德弗札克的交響曲第一樂章樂團的聲音給我的感覺就像我音樂會前喝的冰淇淋加雙份濃縮咖啡,Expresso的厚重與香草冰淇淋的甜膩完美融合,樂團沒有過份突出的聲部,木管溫暖,弦樂部精準但又不會予人踱踱逼人的犀利,銅管恢宏飽滿,整體豐沛流暢。而且就如同剛喝過雙份濃縮的我,精神亢奮,樂團演奏也是精神奕奕。楊頌斯指揮手勢大器,有些地方稍加提點,樂團就奏出飽滿整齊的聲音。第二樂章非常優美,在前面優美內省的樂段後,長笛與英國管活潑的旋律為整個樂章劃下完美的句點。第三樂章,樂團一改前面的沈潛,大鳴大放,這裡再度見識到樂團合奏時飽滿的聲音。第四樂章也是如此,尤其是曲終的高潮,高昂的銅管浮凸於漂亮豐厚的弦樂齊奏上,聲音的層次感非常棒。演奏完畢,現場觀眾都予以熱烈的掌聲,楊頌斯出來謝幕好幾次後,上半場才結束。
下半場的展覽會之畫,不同於一般錄音中銜接良好的各個片段,楊頌斯帶領觀眾,如同欣賞畫作一般,每個片段間的停頓時間多了些,就好像交響曲中樂章間的稍事停頓。我覺得現場的展覽會之畫多了很多細節,如"古堡"及"牛車",大鼓的敲擊聽來更加沈重,而一些打擊樂器的合奏效果聽來也更陰森。不過相對的,"雛雞之舞"聽來也更加湊趣,木管部的吹奏相當活潑。曲終的基輔城門,開頭聽起來還好,後來越來越壯麗,尤其是最後的高潮,法國號上升的昇華旋律,讓這首比較炫技的曲目,多了深刻感人的部份。演奏完畢,觀眾熱烈鼓掌,楊頌斯也給了兩首安可曲,第一首應該是西貝流士"黃泉的天鵝",僅用雙手,便驅使出哀傷優美的弦樂齊奏。第二首安可曲我沒聽過,感覺像是進行曲,這首根本是巴伐利亞樂團的炫技曲目,即使速度越來越快,樂團也沒有渙散,齊奏時更是爆棚,以這首曲子為音樂會劃下句點是再好不過了。
 
 
 
11/30的曲目有布拉姆斯的第一號交響曲以及理查.史特勞斯的《唐璜》、《玫瑰騎士》組曲。布ㄧ不是可輕鬆聆賞的曲子,聽者必須抱著嚴肅的態度來聆賞此曲,因為這首曲子非常貼近布拉姆斯內省嚴肅的一面,也許他就是以這樣嚴肅的態度來看待自己的作曲生涯,人生,甚至愛情。演奏者除了需具備深厚的演奏技巧,更需要具備精神力量與意志力,才能挖掘出作品的深意。今晚楊頌斯、齊瑪曼與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恰巧就是這樣難得的組合。楊頌斯及巴伐利亞從從頭到尾都維持高度的專注力,鋪陳出曲子貼切的氛圍,給予齊瑪曼幾近完美的支持。大概只有第一樂章一開始大提琴的聲音有點被第一及第二小提琴吃掉,其他的部分都無懈可擊。齊瑪曼第一樂章一開始的那一段鋼琴就令我掉淚,他把布拉姆斯彷彿一個人漫步時的孤寂表現的絲絲入扣。那是布拉姆斯最真摯的內裡,嚴肅、內省而認真。第二樂章才緩緩流露出他內心的深情。聆聽第二樂章時,我大部份都是閉上眼睛的,沒有必要注視鋼琴家的動作或指揮的手勢,只要專心隨著鋼琴家進入布拉姆斯最深沈的一面,就可感受到他藏著最深的感情。我忘不了齊瑪曼在第二樂章的最後一個音符,竟然可以雕琢出這樣絕美澄澈的音色,但一點都不矯揉做作,而且那最後一個音符整個昇華了,為第二樂章劃下完美的句點。在沈潛的第二樂章後,就來到狂飆的第三樂章。在這裡布拉姆斯宛如陽光般的綻放,如同自谷底的陰霾升起後,便獲得了源源不絕的能量。鋼琴的聲音爽朗而堅定,這是絕對陽剛的布拉姆斯!曲終鋼琴與樂團的對話極其精彩,聽來十分過癮,觀眾也報以如雷的掌聲。齊瑪曼不斷謝幕,但也沒有再給任何安可曲,在這樣完美的演出後,我覺得任何的安可曲都是多餘。何況齊瑪曼是極為謙遜的音樂家,今天不是獨奏會,所以我想他會收斂自己的鋒芒。而他也多次與團員握手,將成功與掌聲留給樂團,真是非常難得。尤其下半場他也坐在觀眾席中,欣賞樂團的演出,完全沒有巨星的架子,是個真正的音樂家。
 
下半場理查.史特勞斯的《唐璜》,其實描寫的就是所謂的Byronic hero,蔑視道德禮教的男人,企圖引誘已婚的良家少女,但它沒那麼簡單。聽聽《唐璜》一開始的主題,多麼豪放雄壯,那是不安於室,永遠渴望漂泊的靈魂,正因如此,才會對感情、婚姻、道德禮教有與世間全然不同的觀點。忠於自己的慾望,無懼於生命之短暫,尤其拒斥道德之虛偽與拘束。楊頌斯把這樣英雄般的主題發揮的很好,樂曲一開始即大鳴大放,完全不同於上半場禁慾式的布拉姆斯,呈現華麗的官能美。巴伐利亞樂團的素質完全發揮,弦樂時而奔放,時而柔美,木管,尤其是雙簧管首席,始終溫暖動聽。另外,整組法國號聲部都很強,那飽滿的吹奏實在吹到我心坎裡了。另外小號首席也非常穩健,吹奏可以十分嘹亮,也可以暗暗的以柔音吹奏。巴伐利亞樂團沒有個別突出的聲部,整體交融,如ㄧ尾巨龍,任楊頌斯驅策,金光耀目的史特勞斯,真是充滿官能美。不,應該說有把樂曲深刻的一面挖掘出來,不只是爆棚而已。我聽到英雄的豪放,愛情的柔美,以及面對世人指責的無懼。
 
下一首玫瑰騎士組曲,聽聽弦樂各個聲部的對話與交織,真乃愛如潮水,雲雨奔騰。除了樂曲的官能美表現的更為淋漓盡致外,對情慾的挖掘更深刻了。一開始的銅管齊鳴,木管唱和,對情慾場面的描寫非常露骨,現場聽感受尤其深切,不過這些都昇華成藝術的美,不流於俗氣。情慾之後,可以聽到類似愛情或是玫瑰騎士的主題,輕柔婉轉,讓人不禁慨嘆:這就是青春啊!不過更揪著我心的是其後的元帥夫人主題,遲暮之年,年輕的愛人終究無法久留,那哀怨感傷,實在淒婉。而這樣較為哀傷的主題,又與之前青春甜蜜的愛情主題交融在一起,豐沛華麗,這是一種怎樣的價值觀呢?人生苦短,何妨及時行樂?當唐璜誘拐世間少女,無視於禮法束縛時,元帥夫人卻必須要有對愛情含淚說再見的成熟勇氣。在玫瑰騎士裡,可以聽到各種人生態度,我覺得楊頌斯讓我聽見了這些,在那華麗的音響背後。在樂曲後段,似乎又回到宴會上,跳著華麗的圓舞曲,但仔細聽,音樂中多了一些嬉笑嘲諷放縱的調調,怎麼有些費里尼電影裡馬戲團熱鬧瘋狂的調調?是的,若人生如朝露,何妨看開些,踩著輕快的腳步,加速!旋轉!瘋一下!就這樣笑鬧,笑世間虛偽之處,把握及時的美好,不也很棒嗎?樂曲在壯麗的高潮結束,楊頌斯的指揮手勢落落大方,與樂團的默契,對樂團的控制驅策,實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安可曲是撥奏的波卡舞曲,以及一首不知名的樂曲,有些打獵、詭異的味道,弦樂個聲部及樂團首席的弱奏非常特別。
 
綜合言之,這次楊頌斯與巴伐利亞的每首曲目均在水準以上,七十歲的楊頌斯已入大師之列,指揮藝術以登化境。而滿頭白髮的齊瑪曼依然同樣睿智、謙遜,技巧沒話說,其藝術持續精進。這兩天有幸聆聽如此優秀感人的音樂會,置選舉之紛紛擾擾於度外,還能說什麼呢?坐夜車回屏東也甘願啦!
 
更正,後來根據Muzik古典樂刊:
第一晚的兩首安可曲:

葛利格皮爾金組曲第二號的蘇爾維格之歌(Solveig's Song )

http://youtu.be/mFvT0uUuWRQ

德弗札克斯拉夫舞曲 Op.72 No.7
http://youtu.be/M9CQ-r4kMwE

第二晚的兩首安可曲:

小約翰史特勞斯撥弦波卡舞曲
http://youtu.be/bcKgo_VWcpM

李格替羅馬尼亞協奏曲終曲樂章
http://youtu.be/EbIqOfBz3y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ilels 的頭像
gilels

頹圮花園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