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news.ltn.com.tw/news/focus/paper/877017

關於歷史科新課綱爭議,"教育部國教署長吳清山再次重申,新課綱已完成所有法定程序,也已公布生效,各校應使用新版教科書,選書是各校權限,教育部會尊重各校決定。我最賭爛這種官腔!說選書是各校權限,但是如果只能選採用新課綱編撰的書,那選哪一家出版社有什麼差別嗎?這根本沒有針對外界對課綱的疑慮做回應,有回答跟沒回答一樣,我最賭爛這種官腔!再來,學校要遵守教育部的指示,如果教育部發文給學校,指示要採用哪種課綱,會有學校敢公然反對嗎?還是學校行政要把這個壓力轉嫁給選書的學科教學研究會?針對課綱爭議,如果沒有社會及輿論壓力,教育部根本不痛不養,連法院做成的判決都可以硬凹成是針對個資透漏的問題,不是程序有問題。由此可以證明,面對不公不義,抗議不能只從體制內,體制外的聲音才更即時,更有力道!另一方面,所謂的依法行政,依文行事,可能只是奴性的展現,批判思考是根本無視於體制的框架的!如果有違公理,那框架也是可以被打破的。但,有幾人敢這樣做?尤其官位越大的人,正義之聲也小了,止會對上級的指示唯唯諾諾。雖然我還不到走上街頭串連抗爭的地步,但小幅度的在課堂上維持思想的純潔與批判,這是我可以做的,這也才是我心目中的傳道,授業,解惑!

 

 

 

 

創作者介紹

頹圮花園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