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3877.JPG
今天去屏東演藝廳聽了來自瑞士的大提琴家波特拉的全本貝多芬大提琴演奏會,真是不可多得的好音樂會,全本曲目演奏下來,對於體力,技巧及專注力都是一大考驗,不過波特拉和來自臺灣的搭檔胡榮展現了高水準的表現,Strdivari名琴的音色果真優美至極,就像在歌唱一般,在演藝廳的場地聽起來更是溫暖悅耳,大提琴的形體很大,但是音色卻又很溫暖,簡直就是高水準的牛筋麵吃到飽一般。而安可曲的雨夜花改編曲,不同於之前聽過的外國演奏家,就只是把旋律拉一拉,有點討好本地的觀眾,這個改編曲似乎不只是雨夜花,還融合了其他的歌曲,只是我耳拙聽不出來,但是境界及轉折都很棒,不是只是把台灣歌謠的旋律用西方的樂器演奏一下而已。而且波特拉的大提琴音色優美至極,配合鋼琴的烘托,兩者的對話與承接很棒,算是為今天的音樂會畫下完美的句點。
 
其實好久都沒有聽貝多芬了,現在的心境,簡單純粹的巴哈,或是有整個宇宙的馬勒,或神的殿堂的布魯克納,或是心靈低語的舒伯特比較契合我。聽全本貝多芬,好似在回顧古典音樂聆聽史的前期和中期,貝多芬那種陽剛的聲響,堅毅的性格,又喚醒我過往熟悉的聆聽感受。不過這樣聽下來,我感受最深刻的是第四號大提琴奏鳴曲。兩個樂章都有感人的慢板與充滿堅毅聲響的快板。不同於第一及第二號的慢板,第四號的慢板往內心挖的更深了。根據節目單的介紹,在創作這套曲目時,貝多芬耳疾已經很嚴重,所以他老早就已從鋼琴家的身分退隱,被迫接受自己失聰的現實,在音樂中遁入自己的世界。可是在第二樂章,從徐緩的旋律開始,好似歷經一段心境的沈澱,大提琴後來唱出一段美麗的旋律,而這旋律也交由鋼琴唱和,然後鋼琴帶出新的主題,又交回大提琴手裡,然後樂曲就邁入後段活潑的部份。在這裡,大提琴與鋼琴的唱和冒出一段興致飛昂的樂段,大提琴的揉弦既激烈又狂喜,整個攫住了我。雖說平常聽唱片也有注意到這一段,但畢竟是現場,感受更加深刻。那好像是從心裡爆發出的聲音,是謬思的女神,是對貧瘠生活的反撲!是阿,生活充滿磨難,每天重複再重複,有時我都好想大叫:好無聊!一切都是屁!但這段大提琴的演奏提醒了我,要正視心中獨屬於我,自己深深陶醉且不斷追求的東西,也許不可言說,但對自己卻是無比真實的體驗。貝多芬在第四號大提琴奏鳴曲,邁入了他中期後段的境界,或許,中年的我,也該邁入下一個階段了。有些東西必須捨棄,有些東西絕不能放掉,得追隨自己心中的聲音,不能被這無聊的世界打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ilels 的頭像
gilels

頹圮花園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