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rdians_of_the_galaxy_ver2  

    這部片剛上映時,我曾納悶為何它的imdb分數竟然有八點多分,看起來鳥鳥的角色,主角穿著很像Hellboy的暗紅色外套,沒什麼超能力。齜牙咧嘴的浣熊?還有看似抄自魔戒裡的樹精?一點都不吸引我。後來有機會看完這部電影,發現這部科幻片其實有完整的劇情與角色刻劃。雖然角色的科幻能力設定不像復仇者聯盟的英雄那樣擁有不得了的超能力,但是整部電影自成一個世界。我對原著的漫畫不熟,不過電影吸引我的有兩點。第一就是雖然背景設定在未來世界,可是裡面有濃濃的懷舊風。主角奎爾是地球人,喜歡用老式的卡帶隨身聽,聽著老歌,那些老歌我不熟,不過一聽就知道是老歌,放在一大堆有著尖端武器與異星種族的背景裡有種奇妙的違合感,但是仔細聽可以發現那些老歌的旋律與歌詞又巧妙的貼和主角的心境與兒時回憶,非常趣味。

    第二讓我注意到的是角色之一的樹精格魯特(Groot),它長得活像魔戒裡的樹人,但是沒那麼高大,但是身材比較結實,臉部表情非常逗趣,只有一句台詞:我是格魯特! (I am Groot) 科幻片裡面多為冷硬感的金屬色調,樹精延伸的肢幹,小花與籐蔓纏身的身軀,本身就是大自然的象徵,和主角奎爾的懷舊音樂設定一樣讓人覺得有種貼近觀眾時代的溫暖感。電影中有一幕是團隊一行五人來到一個髒亂又危險的城市,幾個小孩子迎面跑來,奎爾世故的警告大家小心自己身上錢包,果然小孩子聽過他們身邊時手便在他們身上遊走,企圖摸走一些值錢物品。可是這時葛魯特從手上變出一朵小花,傾身把花送給一個小女孩,小女孩好奇且微笑著看著手上這朵小花。這個畫面很快便過去了,可是它深深的打動了我。我想起蔣勳談柬埔寨的吳哥,那裡有好多小孩子向觀光客乞討,蔣勳深深的嘆息:只能給小孩子錢嗎?能不能像吳哥的微笑佛陀一般,虔誠的雙手合十,向孩子們頂禮,取代施捨金錢。之前讀到這段時我不懂,就算我們帶著誠敬與悲憫之心,如果這些小孩無法溫飽,那頂禮又有多大作用呢?可是當我看到電影裡樹精格魯特微笑的遞給小女孩一朵小花那個剎那,我理解了蔣勳的意義。那微笑與獻花的動作,意味著完全不一樣的觀點,有別於奎爾世故的,對那城市的人的既定印象(偷盜與髒亂),反而是一種祝福。小花不能帶給孩子們溫飽,但卻是一個新生,如同佛教裡蓮花的暗喻,蓮花盛開,本身就是佛法,本身就是佛陀圓滿智慧的現身。樹精本身幾乎不會說話,或是他只會說那一句話:我是格魯特,但是他的動作卻已完整表達一切。金剛經有云:《佛法者,無法可說,是名佛法。》真正的佛法是一種洞見,樹精獻花的動作,在電影裡動盪不安的未來背景中,毋寧是一種自在喜樂,不帶成見的觀點。在後來,樹精也以自己的身軀護衛著同伴,免於太空船墜落的衝擊,但自己卻落得四分五裂的下場。不過還好最後樹精還剩下最後一點小小樹苗,象徵著生命中將會延續與日漸茁壯,如同生生不息的大自然生命力。因為他,我記住了這部電影,Guardians of the Galaxy。

     我想起了浪漫詩人William Blake的詩句:

     To see a World in a Grain of Sand

     And a Heaven in a Wild Flower,

     Hold Infinity in the palm of your hand 

     And Eternity in an hour.

一朵小花中,蘊含著佛法,最大的寬容與祝福,超越時間(我們的時代與電影的未來世界)與空間。用另類的觀點來閱讀科幻片,不是也很好很溫暖嗎?

螢幕快照 2014-11-16 下午8.50.55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ilels 的頭像
gilels

頹圮花園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