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雜感 (3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陣子在我心中總會浮現一個命題:婚禮與告別式其實沒什麼差別。這個命題乍看之下驚世駭俗,婚禮是快樂的場合,告別式是悲傷的場合,兩者怎麼會一樣?是我的狂妄故意把這兩者連在一起,還是兩者真有些殊途同歸?這些日子細細思索後,有些想法記錄如下,雖然還沒有結論,但這兩者其實真有某種相關性。

  • 婚喪喜慶,都是許久不見的老朋友會面的場合。或因距離相隔,或因彼此際遇不同,但若能相見,大概都是在自己或是別人(兒女或親友)的婚禮或告別式碰面。不管你喜不喜歡,是開心還是難過,這兩種應該是文明社會中最重要的兩種社交場合。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今天晚上在等待電影進場時,我坐在長椅上,翻閱著當月的電影介紹。忽然,我的電影卡掉在地上,於是我稍稍起身把卡片撿起來,坐下來的時候,感覺好像有人碰到我的腳,因為很輕微,我沒有分神,從餘光及聲音查知似乎是小孩子,我想可能是小孩子亂衝亂撞不以為意,繼續閱讀手冊。過了一會,一個聲音從頭上傳來:”先生,難道你離開座位碰到小孩,都不用說一聲抱歉的嗎?”我抬起頭來,看見一個頗高大的先生,用著不太客氣的語調對我說話。那時我還沒會意過來,於是這位可能是小孩子的爸爸的先生,又再度對我說了一次:”先生,難道你離開座位碰到小孩,都不用說一聲抱歉的嗎?”我腦海開始拼湊發生什麼事情,莫非是剛剛輕微的碰撞,傷到小孩子了嗎?小孩子沒有哭鬧,看起來沒有大礙,純粹是這個爸爸不爽。於是我很有禮貌的說:”不好意思,我一直坐在這裡,並沒有要離開。” 對方回說”對!可是你剛剛起身又坐下,碰到小孩了,難道你碰到小孩,都不用說一聲抱歉的嗎?”這時我感到胸中有一股怒火開始燃燒,因為我完全沒有意識到我可能造成對人造成傷害,那個稍稍起身又坐下來的動作極小,就算跟別人碰撞,那也極輕微,至少我完全沒有留意到。而且如果真的那麼湊巧我起身的剎那小孩子剛好插進來,那也是誤會,怎麼會過錯全在我呢?就在我腦海裡拼湊前因後果以及思考要怎麼回應的同時,我也在和自己胸中逐漸高漲的怒火搏鬥,因為當下我真的不認為我有必要道歉。可是想到電影快開演了,以及不想小題大作節外生枝,我最後還是低聲說聲:”抱歉!”,同時,對方也離開了,只是看的出仍然非常不高興。在接下來的兩小時,我一直按捺住自己的怒氣,試圖不要影響觀影的心情,但多多少少還是受影響了。我那時內心不斷翻騰的有以下幾點:

  1. 我會這麼生氣是因為我不明白,不明白在於我不認為我造成多大的疏失以至於我需要陪道歉。
  2. 如果是陰錯陽差地肢體碰觸,為什麼責任全在我?明明旁邊的長椅還有很多空間,小孩子插進來怪我喔?
  3. 我怪自己怯懦,為什麼不據理力爭?如果自己沒有錯就跟對方吵阿,為什麼自己吞下去?
  4. 我想像跟對方拉高音貝吵架,引起眾人側目,甚至電影進場也延遲了。不管!就是要發洩,把對方鬥倒,幹嘛要我道歉,莫名其妙!我的怒火激發著我的想像,我意識到憤怒很難完全壓制或消解,內心深處我有一股隱隱的慾望想讓自己被憤怒主宰,盡情地發洩自己的怒氣。

看完電影開車回家的路上,情緒慢慢的平穩下來,我試著想像當時的場景,從不是我的觀點去描繪事情的經過。有沒有可能,在我起身撿卡片,坐下來的時候腿勾到小孩子的手?雖然小孩子沒大礙,但是心疼的父親看我竟然完全沒有反應,自顧自繼續在座位上看著手冊,因而生起氣來?如果是這樣,那我和那位父親對事件的認知及感受便完全不同。想到這裡,我覺得比較能夠理解那位父親的不悅了。不過我仍記得事發當下,我內心的憤怒如同加熱的熱水般溫度快速上升,我雖然克制了自己的怒氣,沒有脫口大罵,但是我意識到自己的怒氣讓我有想要傷害對方的衝動,不管是言語或是肢體上。我想到電影綠巨人浩克裡主角Bruce雖然對自己的變身感到震驚,但是事後回想變身成綠巨人時,他表示:”我喜歡這種感覺!”擁有絕對的力量,去摧毀別人,毀滅的行為本身就是極大的快感!佛洛依德曾說人的本能中有一種對於死亡的驅力(Death drive),不管是去毀滅其他物種或是尋求自我毀滅。在今天的這個事件我意識到心中那股潛藏的本能,希冀藉由傷害別人以保護自己,或說,傷害別人本身就是目的,不是理性的結果,而是被驅使著做出傷害別人的舉動。我的理智及同理心是在一段時間之後才凌駕憤怒的情緒,但在當下我意識到憤怒的力量是如此巨大到幾乎將我的理智淹沒。我想到前陣子看的電影”模仿遊戲”,主角圖靈從小因為和別人格格不入而被罷凌,因為這樣的經驗讓他對暴力有以下的體悟: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Dec 06 Sat 2014 21:21
  • 窗外

於是,人生有一刻,你靜靜坐在窗邊,看著窗外陰霾的天空,耳裡聽著葛利格的鋼琴小曲,世界暫時被阻隔在外。你憂鬱的看著天空,似有所感,心裡似乎空掉了一塊; 或說,有什麼東西萎縮了。你想起可能也有人有著同樣的悲傷,也須背負著這悲傷長達十幾年,因而這悲傷成為人與人可以互相理解的基礎。但每個人的悲傷又是那麼不同,因此如同存在主義的宿命般,每個人都得孤獨的背負起他的悲傷踽踽獨行下去。驀地,你意識到桌上待批改的作業,現實的責任之一,雖然即使認真批改了可能也不會有太大的改變,如同飄落到水裡的落葉,就這樣流逝,不會再回到你手上,讓你看到那批改可能會有的任何改變。但為了一絲無法說明的責任感,你拿起紅筆,切換音樂至卡拉揚六零年代錄製的貝多芬第七號交響曲,爽朗明快的演奏風格,沒有晚年精雕細琢的耽溺,你把愁緒暫且放在一旁,毅然決然的,隨著那節奏搖頭晃腦,感受貝七裡的酒神起舞節奏與高貴的慢板,左手昂然比劃著,同時右手拿起紅筆,在文句中傾頹的危樓間摧枯拉朽,企圖建構起一小塊天地,一小塊合乎語法的秩序,同時言之成理的小小空間。兩個小時過去,十幾張的紙上布滿紅色的批閱文句,於是你心想:今日的責任已了,你自身的責任心已被滿足了。批閱時,間或你停了下來,望向窗外,乾淨涼爽的空氣從微開的窗戶透了進來,建築物背後是陰霾的天空,這可是你自身的心情嗎?這又說明了什麼呢?又能怎樣呢?你又期待什麼呢?又如同冷冽的空氣籠罩大地,沒有任何救贖,是開心,是悲傷,端憑一心。沒有人會在乎你的悲傷,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悲傷及快樂要面對。最終,你只能舔著自己的傷口,凝望著那陰霾的天空—凝視,即是一切!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古典音樂裡,許多反應作曲家際遇或心境,通常是作曲家晚年的作品,往往具有深刻的境界以及崇高的精神性。在詮釋這些作品時,演奏者不能只有彈奏出音符,對作品內涵及精神性的挖掘,才是詮釋是否出眾,以及更重要的,演奏是否打動人心的因素。不過我無意去談演奏與詮釋這塊,我完全沒有能力去做這件事。我只是想到,這陣子,有些作品似乎又聽的更深了點,忽然想到:古典音樂裡深刻的作品,似乎都是苦樂交雜,沒有純然的苦或樂,那樣就太簡單了,例如韋瓦第的四季,旋律可人,但有多少人會常常聽,尤其是心情不好的時候聽?而純粹悲傷的曲子,我還真想不到耶,阿,也許是柴可夫斯基的悲愴交響曲。可是悲愴的第三樂章是壯麗無比的,在墮入第四樂章無止盡的深淵前,人生壯麗的最後一擊!或如馬勒的第九號交響曲,終樂章是長大無比,對死亡與存在的深刻思考與哀鳴,但是第三樂章同樣也是神經質且戲劇化的詼諧曲。因此苦樂參雜,乃古典音樂作品的基本面貌,不過大部分的作品,是從黑暗邁入光明。例如舒伯特的晚期鋼琴奏鳴曲D960,第一及第二樂章無比的緩慢,深刻,如悄然沈澱的內心,緩緩的向內探求,苦苦思索著命運加諸其上的痛苦,但是即使在第二樂章中段後,也出現了慢慢昇華的高貴旋律,那是舒伯特悲鳴之中所散發的高貴氣質。不過苦難似乎在第二樂章末尾似乎就結束了,第三及第四樂章速度就快了起來,如同苦難之後的飛翔高歌。雖然在總結的第四樂章,那不斷鋪陳,上升的主題,可以看著出心境之飛揚,但是可以感到到命運壓迫性的主題夾雜其中,但歷經深刻思考與歷練的心靈如一條大河浩浩殤殤往前奔流,總結了前面三個樂章的思考,因此命運縱使陰暗,但心靈已走過了那個歷程,以更加圓融且篤定的姿態現身,因此第四樂章不是純然的快樂與光明,而是一種舒伯特在晚年總結式的堅定意志,去面臨其自身的苦難。聆聽D.960全曲,可以發現在舒伯特的內心世界中,光明與黑暗交戰,苦樂交雜的壯態。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_2991  

最近生活中發生不少讓我覺得荒謬的事件。例如:前兩天跑完田中馬,等了兩個小時後火車終於來了。拖著疲憊的身軀上火車,可是卻發現座位睡了一個老太太。你說,怎麼能叫醒老太太,請她移駕呢?於是等了一段時間,很幸運的,老太太跟坐在隔壁的老先生下車了。正鬆了一口氣,準備入坐的同時,一對情侶卻搶在我之前坐下了。這時我氣定神閒地拿出車票,跟對方表示我的座位在這裡。男子拿出他的票,上面寫著:田中站後無座位。沒有問題!很好!我的座位是有保障的。不過交談時我發現這對情侶帶著口音,可能來自東南亞。那男子起身讓座,卻示意女友繼續坐著。我遲疑了一下,腦海裡描繪著我坐在他女友旁邊,身旁站著那男子的情景,於是我說:沒關係,你們繼續坐吧。之後,拿出隨身聽,做好一路站到高雄的打算。站了一陣子,發現肚子越來越痛,心想一定是中午時連喝了比菲多與海尼根的關係,消化不良,因此跑去上廁所。出來後發現車廂前端的一大片殘障區塊沒有任何人,心想為何不坐呢?因為當時又沒有身障人士,二來我又不怕褲子髒,三來我也不怕別人眼光,所以大剌剌的坐了下來。閉上眼睛,邊聽音樂邊休息,希望頭痛的症狀能緩和。一段時間後,張開眼睛,發現旁邊坐了兩個女生。真是有趣!其實大家站著都累嘛,不用那麼矜持,自在一些,席地而坐,多好!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Sep 23 Tue 2014 00:07
  • 尊重

紅樓夢裡的賈府,富貴榮華,充斥著各型各色身分及階級不同的人。可以看到打算攀附名門的社會底層人,也有身分不高的人,如門房小廝,但仗著主子勢力或把守外人親近主人的門路,因而對外人頤指氣使。寶玉雖然貴為賈府公子,但是他的本性善良,對人抱持著平等心與敬重,因此沒什麼架子,不會狗眼看人低。他對女子尤其尊重,不管是房裡的丫頭,或是廟裡偶遇的鄉野姑娘二丫頭,他都一概敬重,不會自居身分之高而輕蔑對方。

在我們的生活中,雖然已經沒有貴族這樣的階級,但門戶之見,以及因財力高低而區分的階級還是存在的。雖然教育力求消弭不同階級間的差異,但是我們不知不覺間,仍可能深受這些階級觀念荼毒而不自知,不知不覺間也把人劃分了高下等級。例如我們常說職業無貴賤,但是檢視不同的職業,還真可以看的到貴賤之分。如學生選擇科系時,總是受到主流熱門前景好的產業影響,而非僅依據自己的興趣。或者像南部普遍存有的認為老師及公務人員是比較好的職業的觀念,而這樣的觀念也影響到擇偶,老師/公務人員配老師/公務人員,成為現代版的門當戶對。雖說這倒也無妨,但我們必須小心的不要讓這樣的階級化價值觀滲透到平常人與人的相處,把人也給分級,對待別人也論斤計兩,頤指氣使,這種習氣就不好了。我自我反省,平常可能也因忙於公務,操心教學,而殆忽了對周遭同事的關係,甚至可能對人沒好氣講話,或是在說話之前就對別人有了價值判斷。紅樓夢早已是一部警世名錄,吾人豈可不慎之?務時時存悲憫之心阿。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螢幕快照 2014-06-08 上午9.55.57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330黑衫軍的人數大幅超越去年白衫軍的25萬人,不過我們不要忘記,雖然白衫軍凱道抗議促成了軍審法的修法,但是洪仲丘最後的判決,仍然離真相或是社會期待有很大的落差。因此,黑潮雖然已經退去,暗潮洶湧應當是今後的目標。就如同每日的潮汐,信守承諾,每天都會報到,堅定且可供依恃,我們也需要這股力量,不是一時的激情,或是被狹隘政黨二分的言說。本來今天我也考慮良久是否要北上,但是後來因為改學生推甄文件及其他事情分不開身,因此終究沒有北上。只好安慰自己,如果我北上,只有一個人。但是除了330這一天外,我至少在其他日子,至少可以影響一百多個人。只要撒下思想的種子,那只怕只要有一些開花結果,那也就值了。這大概是教師工作最美妙的一點。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路上瞥見一本書,出於好奇心,撿起來一看,封面寫著:「末日警世錄」,翻開一看,寫著:

『你們這些吸血鬼,從直立的棺材中魚貫而出,荒淫逸樂整夜還不夠,現在竟然還妄想於大白天裡與我們同遊,豈有此理!抱著我們的大腿,悲泣你們無子女承歡膝下。我冷笑一聲,這豈不是上帝對你們的懲罰嗎?身為異種,竟妄想與人類享用同樣的福祉,將你們舐咬的尖銳牙齒收起,擺出悲悽笑容,意圖收攏我們的小孩,我們人類豈有這般容易受騙?非我族類,其心必異!你們何不待在你們的夜之國度,兩個種族互不侵犯,若膽敢侵門踏戶,竄改我光明國度的律法,我必將自由的旗幟收起,以民主的壓倒性軍力,將你們剷滅,驅趕你們回到那直立的棺材,永世不得而出!』看到這裡,我不禁雙手顫抖,全身冷汗直冒,抬頭,忽見耶穌十字架現在我眼前,兩行血淚,由耶穌的眼框留下,看的我是心驚膽戰,惶恐中我雙手祝禱:「主耶穌基督,此末世是否乃您的旨意?」耶穌不語,只兩行血淚潸然而下。我頹然向前走去,眼前荊棘遍佈,通往真理之路,原來是這樣艱辛!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因為電腦當機,一開始的文字遺失,不過那時有螢幕快照,保留了文字的圖檔如下:

遺失文字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哲學講座_1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軍公教刪除年終慰問金之新聞鬧的沸沸揚揚,這個議題牽涉著歷史背景及諸多因素,並非簡單的能有非A即B的定論。尤其在討論議題時,不該過度將勞工及軍公教放在對立面,因為社會上有很多家庭,是軍公教及勞工混雜的,過度貶低或污名化某一方,就如同省籍對立,只是在撕裂社會。政府應該有更高的視野,讓社會上不同的團體皆能有適度的待遇。以我個人而言,是贊成軍公教適度減少福利的。在南部,老師及公務人員常被認為是穩定工作的代表,而事實上軍公教的福利的確優於一般的工作,這也是為什麼在現在不景氣的經濟情況,會有這麼多人投入公職考試。不過從教育的立場來看,這不是什麼好現象。前亞都麗緻飯店總裁嚴長壽曾經批評過內的技職教育過度學術化,造成生產出來的技職體系學生都空有理論,而缺乏實務經驗。同時,他也批評過多的學生投入到公職考試,造成教育資源及學生求學光陰的大幅浪費。我覺得他是一針見血。固然大學應該有更高的目標,並不是職業規劃所,但現在的大學的確生產出一大堆現行職場並不需要的人才。政府實應好好再規劃教育各系所人才的出路,不然依現行的教育體制,學生不管受再多的教育,學的皆是以後出社會用不到的東西。或說,學生根本缺乏了自我學習及進步的基本能力,甚至,國中九年一貫教育所強調的帶著走的能力根本都不具備。以英文學習為例,考試領導教學,學生就算從國小就開始接觸英文,缺乏應用的機會,根本就只是在學考試用的英文,不要說做英文簡報,連寫篇簡單的作文,或是基本的會話能力都沒有。身為英文老師,我常感到心有餘而力不足,即使想引導學生思考,但學生被分數及繁星制約,念茲在茲的是如何提高分數,希望老師用有效率的方法幫他們抓重點。老師同時也被班平均,校排名所綁住,這樣的教育功利思維下,離應用英文的目標是越來越遠。

     回到軍公教福利,正因為軍公教人員福利比一般工作高的多,造成大量的人投入公職考試,但那些公務人員考試是否真能篩選出能力高,或是具有為民眾服務的公務人員?我想大概是否定的,能擠入公務人員窄門的是擁有高超考試技巧的人,而非真正想為民服務的人。雖然不能一竿子打翻所有公務人員,但我想這是普遍的現象。所以,當軍公教人員的福利遠高於勞工團體的薪水時,對教育其實是有相當負面的效應。政府不是應該努力促成各個科系及各行各業都能有所成就嗎?而不是像現在特別照顧軍公教人員,罔顧軍公教人員和其他團體福利的巨大落差。這背後,其實是中國傳統科舉考試的心態作祟,以及過去教育獨尊智育的偏頗現象,還有像民眾call in政論節目大放厥詞的”勞心者比勞力者應該薪水更高”言論。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煩悶的下雨天,哪裡都不能去。星期天在家裡窩了一天,到下午終於雨勢減緩,本來想去跑步,可是一出門看到地上的積水仍有漣漪,表示仍有小雨。不知道是怠惰感使然還是怎樣,改開車出去屏東市晃晃。其實我沒有特別要買什麼東西,真的要買的話,大概就是高科技海綿吧。我說的是洗茶垢或咖啡漬的那種海綿,之前家裡有一款很有效的海綿,但後來我妹買了其他款的,清茶垢的功效不是很好。茶垢用菜瓜布是很難清的,即使用力刷,也很難刷到潔白如新。看到淡淡的茶垢在馬克杯上就是會覺得心裡頭擱著一塊東西那樣的不舒服。因此,尋找一塊真正除污力強的海綿,就成了我今天的唯一任務。去哪買呢?直覺想到家樂福。不過開到家樂福地下室才嚇一跳,滿滿的車,所有的停車位都滿了,車子還蔓延到角落,讓轉彎的空間減到最小。我在停車場繞圈,繞到有點心慌,因為前一陣子的車禍,現在開車都有點怕怕的,小心翼翼,怕又擦撞了。好像又回復到剛學開車時上路哪種小心翼翼,連變換車道都心驚膽跳的狀態。如果為了區區一塊海綿而在家樂福停車場跟人擦撞應該是得不償失的事情吧。因此,我小心翼翼的駛離家樂福。下一站,該去哪裡呢?好不容易放晴,所有人都跑出來啦。路旁的小吃攤,侯家滷味等擠滿了人,似乎大家鬱悶的心及空轆轆的胃腸都需要滿足一下。太平洋百貨的松青超市會有賣海綿嗎?可能沒有,不過看到sogo前排隊等候進停車場的車子,我放棄了。繞阿繞,我到了寶雅,感覺這地方應該有賣海綿。於是路邊臨停,走到寶雅,才發現尿急得很,不過寶雅及光華戲院這一棟大樓,竟然完全沒有可外借的洗手間。於是又跑到斜對面的夜市裡陰暗歷史悠久的洗手間解放一下。嗯,好像有點狼狽。不過堂堂屏東夜市,竟然連個像樣的廁所都沒有。如果我是主事者,一定先蓋一棟明亮乾爽的廁所吸引觀光客,讓大家享用小吃的同時,不用擔心肚子痛或尿急等問題。

在夜市行走時,雨後泥擰濕轆的地面,讓心情很難開心起來。加快腳步離開夜市,走到寶雅,發現有好多款號稱高科技的海綿阿。挑了一款德國進口,以及另一款3M的,回家比較一下,看是哪款好用。回家的路上,在屏教大前的民生路上,我看到雨後的遠山,清晰的如背景般襯托出屏東市矮矮的建築物。如果是大雨滂沱,我的目光應該只集中在紅綠燈還有眼前的車輛吧。剎那間,心理有種奇妙的感覺。即使遠山清晰可見,但從我當時的所在地開到最近的山,又需要多少時間呢?遠遠的看著山,跟直接親近山,那又是毫不相同的感覺。就跟你看著台東鹿野高台下的那片青綠草地,遠看讓你心曠神怡,可是近看,草的顏色不過就是一般在校園操場的草那樣平淡無奇。可是離遠了,那整片草映入眼前的清新綠色就是讓你滿心歡喜。於是開車的我想著,要是可以如同鋼鐵人或是更高的神那樣俯瞰下雨過後的人間,那會是怎樣的感覺呢?庸庸碌碌的人們,包含著只不過為了一塊海綿而開車出來閒晃的我,熙熙攘攘到底在忙些什麼呢?就如同平常的我,往往忽略了屏東市區背後的那一片遠山,也許窮忙的我,也忽略了什麼重要的東西:視而不見,而時間就這樣悄然而逝,不知不覺間從指縫中,從百無聊賴的時刻中溜走。唉,要有怎樣的智慧才能參透這一切呢?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周美青女士今日駕臨屏北,我有幸被徵召去當隨行攝影記錄,今天下午原本計畫的補休就泡湯了。全程觀看參訪行程,有一些心得,整理如下。

     首先呢,我清楚地知道我不適合在教育體系裡往上爬。因為我提早到會場,發現沒什麼事可以做,我便溜到大樓旁的草地用我的iPhone上FB,玩新下載的遊戲。反正我的工作是攝影,其他的便不關我的事吧。後來覺得時間差不多了,跑到會場,哇!看到校長率一級主任排排站,這陣仗讓我不勝惶恐,只能躲到隊伍最後面,超級不自在。我想今天如果我有出息點,就該去會場哼哼哈哈一下,學點怎麼跟教育部高層及清大教授攀談之術。唉,我就是這麼沒出息!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最近各級學校的人事單位接獲公文,要求新聘任全職、兼職人員須簽署"性侵害犯罪紀錄同意調查書",同意人事單位往上核備,調查個人是否有性侵害犯罪紀錄。我想起以前屏東縣教師會以前寄的email,就有對這件事表明立場,原文如以下網址:http://ptctu.blogspot.com/2011/12/blog-post.html 。我覺得這個規定真是不合理,在在考驗每個人對於人權的尊重與法治觀念,我的想法有以下兩點:

1. 如果教育部真的認為保障學童免於校園性侵害的威脅,全面查核教職員的性侵害犯罪紀錄是必要的,那應該以教育部的層級,直接與內政部警政署接洽,逕行調查所有教育人員的資料,教育部一定有所有教育人員的資料吧。可是為何教育部不敢這麼做?我想除了有如此做可能違法的問題外,教育部也沒有擔當敢對所有的教育人員做全面的查核。可是把這種原本是部會的高度該做的事情推諉到各學校的人事主任,教育部也真印證了包龍星所說的:"唉,這就是官阿..."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現實生活中 大部分時候我們都穿戴上面具 或某種偽裝 因為我們要和別人交流 或害怕在別人面前顯露出自己真實的一面

有時我們渴求遇見和自己心靈相通或是可以發現自己真實的一面的人 但往往徒勞無功 僅是投射出自己的慾望而已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今天是高一及高二的健康操比賽

我備好點心 熱茶 與扇子一把 在活動中心居高臨下觀戰 只覺無比輕鬆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很多人都有偶像 迷戀偶像 是怎樣的一種感覺? 我自己也有過 所以也試著自我分析

是憧憬和自己各方面都截然不同的一種完美化身 所以投注大量能量至無法自拔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今天還真扯 遇到不少消費不好的經驗

首先是晚上家裡說要吃火鍋 於是就選定之前已去了很多次的牛園 這家店位於屏東市信義路 採單點製 食材價格都沒有標示出來 你得自己問 所以去之前要確定荷包夠 不過它的肉及食材都蠻新鮮的 最近的麻辣湯頭及牛奶湯頭也都不錯 我已經去過很多次了 今天晚上我比家人先到 店裡一樓幾乎都坐滿了 只有角落的一張桌子上桌客人吃完了 服務生正在清理中 我一進門在櫃檯站了挺久 過了好一會才有服務生來招呼(以前都是很勤快的一進門就迎上來) 也許人多比較忙吧 我表明人數後 另外一個小姐接手 對我說:你沒有訂位喔 這樣臨時插進來很不好喔 我聽了有點不悅 因為以前好幾次也沒訂位阿 於是我回到:你們店裡一定要訂位嗎? 小姐說:也不是啦,只是我手上有四組客人在排隊,你這樣臨時插進來很不好,不然角落那桌整理後先給你們吧 我聽了更不高興 有多少人排隊關我屁事!你只要跟我說有沒有座位就好了 講的好像我在等你施捨座位一樣 於是我又問小姐說:既然這樣,就先給訂位的客人好了。你們二樓不是有座位嗎?難道沒有開放? 小姐說:二樓是包廂喔,消費要滿2500才能坐。之後小姐就忙自己的事 我越想越火大 我又不是非你們店裡不吃 搞的花錢像求對方施捨的感覺 於是我轉身離開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直線的世界 曲線不能生存 必得偽裝成直線般 徒留在顯微鏡下才看的到的曲線本質

還是如忍者一般的過活 才是王道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