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孵一株小幼苗 (2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8yU8wk67gY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受邀擔任高二學習檔案及備審資料競賽的評審,在看完20份資料後,有些想法整理如下。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文化評論家楊照在討論馬奎斯的百年孤寂的魔幻寫實手法時,有一段精闢的解釋: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剛剛看到這則新聞(北市變電箱大變身 「美白」上色修修臉-民視新聞),藉由把傳統單一深綠色的變電箱上妝,加入融入在地文化的元素,變電箱霎時變身成又有設計巧思,又能彰顯在地色彩的街頭造景,真的很有創意。在觀看新聞的同時,我想到最近大選後一直在討論的轉型正義,包括追討國民黨黨產,討論孫文為何變冠上國父之名之法源依據,還有政大野火社團因散發228傳單跟校警發生激烈爭執之事件。我覺得矗立在校園,象徵過去威權及強人政治的蔣公銅像是該拆的,不過對於一般學生而言,其實蔣公銅像對他們而言並無太多意義。不過,銅像是個意識型態的象徵,只要去動它就挑動台灣族群以及國族意識的敏感神經。我覺得除了移除銅像之外,變電箱變身的巧思可以提供另外創意的可能。不妨讓學生把蔣公銅像上妝彩繪,或是置入其他元素,例如把蔣公騎的馬截斷一肢,或是在旁邊矗立一個更大的鄭南榕裝置藝術,如此以掏空,挪置,嘻笑怒罵的方式,也能改寫蔣公銅像原本的意義,而這可能比硬生生的移除銅像,有著更多的創意空間。不過,這些創意的背後都必須有教育的基礎。必須重新教導學生過去被掩蓋或被扭曲的史實,創意的根才能扎的深,不是只是亂搞,而是以嚴肅的態度,幽默的手法,去面對228事件殘酷及不可輕易遺忘的一面。這樣,才是真正的面對歷史及解構威權。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http://news.ltn.com.tw/news/focus/paper/877017

關於歷史科新課綱爭議,"教育部國教署長吳清山再次重申,新課綱已完成所有法定程序,也已公布生效,各校應使用新版教科書,選書是各校權限,教育部會尊重各校決定。我最賭爛這種官腔!說選書是各校權限,但是如果只能選採用新課綱編撰的書,那選哪一家出版社有什麼差別嗎?這根本沒有針對外界對課綱的疑慮做回應,有回答跟沒回答一樣,我最賭爛這種官腔!再來,學校要遵守教育部的指示,如果教育部發文給學校,指示要採用哪種課綱,會有學校敢公然反對嗎?還是學校行政要把這個壓力轉嫁給選書的學科教學研究會?針對課綱爭議,如果沒有社會及輿論壓力,教育部根本不痛不養,連法院做成的判決都可以硬凹成是針對個資透漏的問題,不是程序有問題。由此可以證明,面對不公不義,抗議不能只從體制內,體制外的聲音才更即時,更有力道!另一方面,所謂的依法行政,依文行事,可能只是奴性的展現,批判思考是根本無視於體制的框架的!如果有違公理,那框架也是可以被打破的。但,有幾人敢這樣做?尤其官位越大的人,正義之聲也小了,止會對上級的指示唯唯諾諾。雖然我還不到走上街頭串連抗爭的地步,但小幅度的在課堂上維持思想的純潔與批判,這是我可以做的,這也才是我心目中的傳道,授業,解惑!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_2667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看到一則新聞http://news.ltn.com.tw/news/society/breakingnews/1204222,一名校車司機行駛中突然失去意識,幸虧當時車上有一名學生機警的即時控制住方向盤,校車最終駛入農田,未釀成大禍及人員傷亡。看到這則新聞,我不禁尋思:我的學生有這種臨機應變的能力嗎?現在的制度,老師還是具有一定的主宰與權威,吩咐學生課本翻到第幾頁,上課的時候不要做其他事,把課本哪幾行哪幾個字劃起來等等。可是若是有一定自主能力的學生,可能會對這樣循循善誘的方式及節奏感到不耐煩。我們常常給學生一個規矩,一個框架,希望學生不要超過這個範圍。可是往往好奇心旺盛的學生是不由自主的想要超越這個框架的,而這樣的學生往往是老師眼裡的麻煩人物或是教育體制內不受歡迎的對象。但是今天這個新聞裡學生的臨機應變,可不是現行的教育制度會培養或強調的能力。如果學生被教導十八歲才能碰機車汽車,因為年滿十八歲才能考駕照,而不順應他/她十八歲之前對汽車機車的速度感與自我駕馭的好奇心與渴望,那可能緊急事件發生時,例如家人昏迷等,學生完全沒有臨機應變去利用交通工具的能力—如果他念茲在茲的是規範的話(十八歲才能考駕照,之後才能”合法”的騎乘機車或駕駛汽車)。就像去年南韓沉船事件,死了兩百多名高中生,其中大多數是沉船之際,乖巧地聽從船長的指示原地等待救援,而非聽從自己的逃生本能。但也有可能,這樣的本能在教育制度中慢慢被扼殺了,只剩下盲從的奴性,反正一切都交由父母師長去規劃,自己完全不需要擔心及負任何責任。以此來看,當一名壞學生未必是壞事,而當一名乖巧的學生,也未必是一件好事了。如同莊子的觀察,彎曲不直的大樹不能拿來做傢俱,被視為無用,但是換個角度想,這樣的樹才能不受砍伐,順利的繁衍茂盛。在時間的長河裡,事物的價值很難簡單論定。回到教育,我們希望培養出的學生是聽從我們指示來學習,一句口令,一個動作,還是我們能容許他們順應自己的本性及好奇心,勇於嘗試及摸索呢?也許後者,才是能適應這個瞬息萬變的社會的未來一代。

      我想到前兩天上課時,一名女生要求去上廁所,可是才走到門邊就吐了,嘔吐物的氣味連站在講台上的我都聞的到,這時我一方面要求幾個同學幫忙,一方面在想要不要繼續上課。事後想想,我實在太過在意上課這件事了。顧了班上同學所謂的受教權這件事,但是卻忽略了同學發生急難時,能主動協助的特質才更值得嘉許。而同學嘔吐之際,教室的氣味不好,但沒有人面露不悅之色,這豈不是班級團隊精神的展現?這個事件也讓我去思考自己的價值觀,並警惕自己會不會太過在意所謂該做的事情,卻忽略了更重要的事情。真的!把時間拉長來看,很多現在汲汲營營的事情未必那麼重要,有時也許是那小小的事情才重要,也是這樣小小的事情,決定了我們以後會生長成怎樣的人,在某一時期的人生會留下怎樣的回憶。如此,小事豈是小事而已?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升旗時教官在台上鋪陳許久,其實就是要導引學生到唱國歌=愛國,愛不愛國測試不出來,但目的就是要學生大聲唱國歌。其實要達到後面這個目的不難,用獎勵及競爭的方式就可以(最大聲的班級加秩序分數等)。我注意到的是教官說「既然你長在這個土地,唱國歌是天經地義,因為唱國歌是愛國的表現。」我同意唱國歌連結的是愛國情操,但是若每次升級唱國歌都要大聲唱,任誰也會無力。今天要是換了場合,例如國外的棒球經典賽,那不用任何人鼓動大家都會用力的唱國歌。行禮如儀的事要大家提起勁本來就很難。另外,如果深究國歌的歌詞,要認同國歌=愛國那就更加困難。以前我讀國一時,國歌被放在國文課本的第一課,那時候我們是一字一句的研讀國歌,音樂課更是要教唱國歌。可是以現代的思潮來看,國歌的歌詞簡直是不合時宜。「三民主義,吾黨所宗。」現在還有三民主義嗎?孫文的三民主義,老早就已不合時宜,在我的年代已淪為高中背誦寫申論題的考試科目,後來也廢除了。現行的憲法裡,哪裡還有三民主義的影子。貧富差距的擴大更是對民生主義均富主張的一大反諷。民族主義只怕中共才用的凶,用來對付台灣人統戰的工具。民權主義,人民真有權嗎?沒有太陽花學運及之前的社會運動,真看不出人民的權力何在。再來,「吾黨所宗」,以前國文課本的註釋是:「吾黨,等於吾輩,吾民。」拜託,吾黨,請請問是哪一黨?國民黨嗎?可以把某一政黨擴大解釋成所有人民嗎?這樣的字詞解釋是把讀者當成白痴嗎?所以,只要認真思考國歌的歌詞內容,那實在很難唱的出來。或許,教官不過就是要學生大聲唱國歌而已,學生會不會去思考國歌的內容,不是重點;也許,我們的教育一向就只是注重形式與口號,內涵一向不是重點,如果我們承認這樣的話,那也就沒什麼好說的了。只是,教官由於其養成教育中的意識型態,會灌輸及要求學生唱國歌可以理解。可是,身為教師,我們怎麼不稍微懸崖勒馬—若學校要求太過時,我們也該引導學生去思考歌詞的內容,自己去判斷要做出怎樣的行動。我們不能天真的以為高中生現在還太小以致於不需去思考背後國家認同及批判思考等議題,因為不加思索的奴性常常就是在僵化的教育體制中形成的。這樣的學生,我們又怎能奢望他們長大後會像參與太陽花學運的學生們一樣勇敢站出來?

    總之,大聲唱國歌,實在是最不需強調的事情。有樂隊演奏其旋律,已經很好了。如果掏空歌詞,或讓學生自由填詞,在教育上而言,可能還比較有意義些。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天和同事聊到某部我興趣缺缺的電影,同事說這部電影在學生中可是十分受歡迎,我這樣可是不夠潮,跟不上學生的腳步。之後我不時想起這件事,後來又問過其他同事:你會不會刻意去迎合學生現在喜歡的東西?同事想了一下,回答說:”了解是會的,但若自己沒有興趣,也不會為了迎合學生而假裝對這些事物有興趣。”隨著年紀漸長,和學生有代溝應是必然的事情吧。可是,是否該為了營造教學效果,特意去迎合學生的胃口,即使那些事物是自己不喜歡的呢?各行各業都有甘苦,很多工作都必須為了生存而做出犧牲,例如迎合客戶的口味而勉強自己,這可能無關乎個人尊嚴,而是為了在職場求生存。學生,某種程度也是教師的客戶,尤其在現在少子化的時代,加上12年國教,學生的背景及素質更加紛歧,教師面臨更嚴峻的挑戰。不過,真的有必要為了迎合學生,即使自己沒有興趣的歌手/卡通/...,也要假裝有興趣嗎?我很認真的考慮後,我的答案是:NO!對新事物的好奇心不能說沒有,可是我沒辦法真心喜歡我不感興趣的事物。況且,若以此為前提,即使似乎能某種程度的提升教學效果,長期而言,那教學效果能否持續呢?我是  持否定的態度。我很喜愛的俄國鋼琴家李希特(Sviatoslav Richter),曲目寬廣,技巧驚人,可是,有些作品,他只彈了部分,例如蕭邦的練習曲及前奏曲,他只願意彈部分的曲目,不願意錄全集。他的能力絕對能夠駕馭那些他不願意彈的曲目,但是為什麼不願意做全集錄音呢?當被問到這點,李希特只是淡淡的說:”這裡面有很多好東西,但我不願意彈奏。我必須喜歡我所詮釋的作品,只有那樣,聽眾才會喜歡我的演繹。我不會為任何聽眾彈奏。”有人會說李希特孤高,但我的理解是誠實,不譁眾取寵的誠實。尤其在他那樣崇高的藝術世界,當然必須對自己完全的誠實,只有在這樣的前提下,鋼琴家的藝術性才能真摯並完整的展現。我為這樣的誠實所折服。我當然沒辦法跟李希特比(我算那跟蔥阿),但回到我自身,我自己的教學老實說還差的遠,一直都不穩定,我也一直在動腦筋。我願意去了解學生,可是我在課堂分享的,必須是我自己也認同,或者說也真心喜愛的東西。我實在無法去談論我不了解,或者也無法喜愛的東西,就像我無法在台上為了說教而說教,我連一分鐘都撐不下去。也許,因為這樣,我不可能成為受歡迎的教師,也許我太不了解表演之道了。可是,我還是只能依循著我所知道的道路走下去,如果教書是要走20幾年的路,我還是必須把我自己放在第一。別人有他的道路,而我只知道我自己的路。生活已經有很多的重擔了,如果連自己的工作都要這樣矯飾,那可能太累了。在我可以選擇的幅度內,我,傾向不要。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飲。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0803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畢業典禮告一段落了 這次我很冷靜的看完典禮整個過程 只有在頒畢業證書時不小心的掉了幾滴淚

畢竟離別還是有些感傷的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這幾天班上失竊案件頻傳 處理這些事件的確令我焦頭爛額

今天對班上同學自我坦露 情緒很不穩定 可能也嚇到了某些同學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在我們的王國中 有各種種族 就如同魔戒一般 有如樹人般高大的巨人族 也有人類一族 人類族:騎著白馬 高大英挺的女戰士 額心有一點硃砂 翩然起舞的的印度美女 亦有動物一族 代表的是皮卡狗 會發出如同貴賓狗或博美般的叫聲  或是不苟言笑但逗趣非常的粉紅豬 再來有白皙豐腴適合配九層塔的三杯兔 除此之外 一有神靈一族 擺著小馬尾 身著肚兜 腰纏混天綾 肩背金鋼圈 手執火尖槍  腳踩風火輪的哪吒 亦有魅影一族 以各式色彩塗抹於臉上 絢麗不可辨  如此種種 現實與幻想夾雜 交織沖激成各種印象 如同火山般在我腦海不定時爆發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這兩天拋下我們學校的寶貝到中部參加名曰國際教育的研習 兩天下來只覺收獲甚少

第一天的場次幾乎都是師範系統的大學教授發表國際教育的學理論文 既然談國際教育 自然免不了談全球化 研究所涉獵的全球化理論又浮現腦海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大家都知道入社會後的實際工作狀況與學校所教的理論是有很大差距的 一開始是前者以後者為基礎淡後來總是後者被前者所修正或部分應用而已

教職也是如此 教育學程的課很多都是傳授教育理論 但是到教學現場後教師自己都會摸索出自己的一套東西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100612/5/27d06.html

李家同批評校長在畢業典禮跳天鵝湖的行徑,以及大學女生穿旗袍,男生穿西裝迎賓的作法"媚俗"。他指出典禮應莊重,如同梵諦岡的宗教儀式或諾貝爾的頒獎典禮。李家同此語讓我想起前陣子台大校長批台大女學生兼差當show girl不可取。就此兩人言下之意,功課好的學生以及學術人,應該在專業證明自己的價值,不宜用流俗,或暴露身體的方式來表現自己。言下之意,台大生利用自己的美貌或身材來來賺錢就是作賤了自己,只是我想問,這些大學生有功課不及格或是課業成績差被退學嗎?如果沒有,以活潑的方式來展現自己的身體,有這麼嚴重嗎?如果這樣就批評大學生媚俗,身體被商品化了,那我們的社會中,俯拾皆是價值觀被商品化的例子。新聞今天報導精品店名牌皮包下殺1.5折,女生趨之若鶩,直呼一個包包五千塊好便宜,怎麼沒有人大家撻伐呢?我們的社會不注重美貌及包裝的外表嗎?如果這是普遍的價值觀,那為何在看待大學生,或是台大生時,要刻意的忽略這一點,只強調其智性的發展?說穿了,還不是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心態作祟。今日社會已走向多元價值,不是只有課業的表現重要,大學生不應只強調學術價值優先。若資本主義商品化的邏輯扭曲了我們的價值觀,因應之道不是退化到保守,單一的審美觀,而是力求讓不同的價值呈現,例如:大學生可以功課很好,但也可以同時身材與美貌兼具。中學生會變換指甲油顏色及玩玩髮型,但不代表他/她就是無心課業。往往,這些無心插柳,不被重視的興趣或事物,卻可能學生日後職場上柳成蔭的契機。至於國小校長因為學生達到目標而扮成芭蕾舞者,這又有何不可?不過是提昇學生動機的方式之一阿。如果李家同教授不贊同這些行徑,不妨親身下來中小學授課,看看他會如何帶學生。另外,我也很好奇李教授的課對學生的服儀是否另有規定?是否穿著清涼者不得踏入教室?

媚俗?這社會上媚俗的例子可多了。政治人物唱愛拼才會贏,算不算媚俗?媚俗,說白了也就是推銷自己,只要教育人員不要失卻了自己的本分,能以多元的手法來激勵學生,這不應該受到泛道德的指控。李教授的指控,凸顯其跟不上潮流,以及其守舊保守的思想。另外在相關的新聞中,李家同也批評建中的學生把蔣公銅像打扮成太空人"是胡鬧的傳統",但這談話只顯示李家同對威權的鞏固,殊不知蔣公神話在歷史的多元觀點中已遭粉碎,蔣公對現代學生正如如同太空人,是外來的,陌生的,連裝飾都談不上的東西。因此,以學生自己的觀點來重新包裝蔣公,這又有何不可?這不正是後現代去中心,眾聲喧嘩的展現嗎?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圖書館把各班借閱率及累積借書量製成長條表 但是這數字真能反應閱讀成效嗎?

我跟我們班孩子說每人累計借五十本 全班就有兩千本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今天上課時 請班上同學把片語課本拿出來

班上的活寶永婷照例又在哀:老師沒有說要帶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話說我們花圃的寶貝們知道期末考將近

打算認真拼一下以免重修到死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從學校這次畢業旅行的籌備會討論

我看到了不同教師對於學生觀點的歧異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