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紛紛擾擾,唯有戴上耳機,尚得清靜。

今晚把好久沒聽的貝多芬三重協奏曲拿出來聽,聽的是馬友友,帕爾曼,巴倫波音的版本。

嗯,很久沒聽,還是很不錯阿。

我覺得這個版本三個樂器的唱和很棒,而巴倫波音驅使的樂團配合得很好,樂團時而清柔,時而澎湃,

而馬友友的大提琴音色變化豐富而溫暖,帕爾曼的小提琴清亮悅耳,巴倫波音的鋼琴則明快爽朗,三個人搭配得很好,

我喜歡這個版本還稍微勝過卡拉揚,李希特,歐依斯特拉夫,與羅斯托缽維奇的版本。

Beethoven triple concerto.jpg 

 

另外,前天聽了葛濟夫指揮的柴可夫斯基悲愴交響曲,印象真是深刻。

葛濟夫不愧是穆拉汶斯基的傳人,銅管狂野有點粗糙直接的嘶喊,非常有俄國樂團的味道。

整體是狂野但又深刻的演奏,我把音響轉到最大聲,快把天花板轟開了,真是過癮。

不過終樂章真是哀戚無比。或者說,是沈重。

結尾的大提琴聲部陰風陣陣,漸漸趨於沈寂。象徵柴可夫斯基心中那一片藏的很深的,揮之不去的陰影。

也是這樣,我沒辦法太常聽悲愴,因為太沈重了。

也是為了第四樂章的沈重,第三樂章得如此的昂揚。

柴可夫斯基生命裡的勝利時刻!對命運的奮力一搏!

但那也只有外在而已。敏感悲觀的性格,註定將跟隨柴可夫斯基一聲。

這些,全反映在第四樂章。

Gergiev.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ilels 的頭像
gilels

頹圮花園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