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在床上翻了剛買不久,村上春樹的新作"1Q84",還蠻有感覺的,因此趕快記錄一下。我自己對村上春樹並不是那麼的喜歡,讀過他的挪威的森林,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海邊的卡夫卡。我覺得他作品有幾個特色:

1. 喜歡用反詰語氣,如"大概是...吧","即使是...也不足為奇吧"。不知是日文本身還是村上文筆的特色。

2. 書中充滿名牌的堆砌,不管是車子,酒,音樂...

3. 主角通常是憤世嫉俗,但低調隱忍,與人群保持距離者。也因此故事通常開場很特別,很容易讓讀者一直讀下去。

4. 喜歡用兩個角色交叉呈現敘事,最近幾部長篇都是如此。

5. 對情慾會有露骨但細膩的描寫,也就是讓讀者看到情色的畫面,但卻不會覺得不潔。例如,在挪威的森林中,那恬靜的女主角幫大學生主角打手槍的描寫。

村上春樹常被稱讚為最有都會感的作家,我想與第二點有關。舉音樂來說好了,讀過村上的人都知道村上春樹喜歡爵士樂,因此他的音樂常常點綴著音樂,爵士最多,古典次之。常被提出來的演奏家,通常都是極具知名度者,是那種在爵士或古典樂迷間,一提出來大家就會點點頭,心照不宣者,那種提了大家就會知道你有一定的音樂鑑賞力的名字。我古典聽的比較多,我會覺得村上對音樂的引用常常是為了塑造某種氛圍。我現在沒辦法舉太具體的例子,阿,或者說"1Q84"裡一開頭的楊納捷克的小交響曲來說好了,村上春樹的一些描寫很有意思:如"隨著那音樂,微風溫柔地吹過波西米亞的綠色草原。他發現對方的乳頭突然硬起來...",那草原的隱喻很有意思,將音樂與情慾作了巧妙的結合。不過呢,就我對村上春樹以前小說的印象,我還是覺得他太過賣弄了。可能對某方面不夠專精的讀者,以古典音樂為例,聽到村上提到顧爾德演奏的巴哈,會覺得好特別喔,畢竟古典樂迷都知道這是一個經點演繹,但是呢,我覺得村上春樹就在這裡停了下來。也就是我看到很多古典名盤的堆砌,但是我很少讀到村上春樹對這些唱片或演奏有什麼深入的見地。也就是,引用這些東西,或說名牌,只是為了塑造氛圍,妝點其中的角色。但我覺得實在太刻意了。而外界對村上春樹也多抱著商業性的消費,好像作者與閱聽大眾有某種的默契,如1Q84未出,塞爾指揮的楊納捷克小交響曲就賣到翻掉,大大勝過前十幾年的銷售佳績。不過大家有很注意"聽"楊納捷克的小交響曲嗎?恐怕是少數。或許從反面來說,這首比較冷門的曲子拜村上春樹所賜而爆紅,其實對擴展古典音樂曲目也有助益,因為我自己對這曲目也不熟阿。可是當我讀到村上書中刻意堆砌的名牌,如Montblanc鋼筆, Marboro煙盒,我還是會皺皺眉頭。奇怪,村上不把這些牌子寫出來是會死嗎?還是他就是要反應這是一個商品化的世界。不過也是如此,我覺得他透過角色特意要塑造的"追尋"也更做作了。我還記得海邊的卡夫卡剛開始讀來引人入勝,但是後來我已經忘記書中那兩個角色的生命是如何交會了。也許,是讀到最後,少了感動,所以記不太得了。

1Q84讀了幾頁,村上依舊維持他對角色刻畫細微的功力。"如嘴巴筆直地閉成一直線,暗示著無論遇到任何事都不會輕易馴服的性格",不過呢,名牌還是不可少,"Charles  Jourdan栗色鞋跟在路面發出乾脆的聲音",哼哼,不靠這些細微的描寫,長篇怎麼寫得出來。不過,細細品嚐村上的文字,以及咀嚼想像他對角色的塑造,1Q84讀起來還是很愉悅的。好吧,我就來看看會不會後繼無力。青豆與天吾這兩個主要的敘事角色究竟會如何交會,我們且拭目以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ilels 的頭像
gilels

頹圮花園

gilel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